公募最强天团洗牌!王海璐任内工银瑞信被踢出前十大,银行系败走

市场永远都不相信眼泪。“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新经济e线注意到,尽管公募基金三季报披露已落下帷幕,但资产规模王者之争的硝烟并没有散去。

最新的公募基金三季报结果表明,包括工银瑞信在内的银行系公募成为了“没落的贵族”,在公募前十大最强天团成员里已经没有了一席之地,转而被市场化公募蚕食。

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公募基金市场数据(2020年9月)》显示,截至9月末,公募基金规模达17.80万亿元,再度刷新行业记录。

不过,不是所有的参与者都能分享到公募行业爆发式增长的胜利果实。以工银瑞信为例,在公募最强天团成员的上位战中,尽管屡屡挣扎,但收效甚微。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工银瑞信已被彻底踢出前十大队伍,旗下基金资产规模大幅缩水至约4800亿元,较今年上半年大降近千亿元。新经济e线获悉,这也是工银瑞信总经理王海璐自2019年1月上任以来交出的一张最差成绩单。

银行系公募败走

据新经济e线了解,不同于工银瑞信一片惨淡的是,市场化头部公募则抢食到了权益类市场爆发带来的大“蛋糕”,千亿级基金公司也出现明显扩容。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千亿规模的基金公司增加至42家。

在公募前十大最强天团成员里,汇添富基金三季度规模增加1016亿元升至7318亿元,与第三名的南方基金差距不足30亿元。另外,富国基金三季度规模增加901亿元升至5257亿元,跻身前十。

实际上,不止是工银瑞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工、农、中、建四大国有行下属基金公司集体败走,上述四大银行系公募旗下基金资产规模无一例外全线缩水,合计约2480亿元。

其中,工银瑞信、建信基金、中银基金三家基金公司资产规模缩减规模均超500亿元,分别高达近990亿元、881亿元和532亿元,旗下基金资产规模分别约4800亿、4047亿元、3371亿元。相比之下,农银汇理缩减幅度最小,为77亿元,三季度末基金资产规模为2147亿元。

据Wind统计显示,在王海璐任内,工银瑞信2019Q1、Q2、Q3、Q4的资产规模分别为5631.4亿元、5254.4亿元、4805.2亿元、5399.10亿元。进入2020年,今年Q1、Q2、Q3对应的资产规模分别是5585.0亿元、5811.9亿元、4826.7亿元。

作为首家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信曾风光无限。2017年第三季的鼎盛时期,公司资产规模在行业曾位列第二。不过,对比上述数据可以发现,工银瑞信在去年第三季和今年第三季的资产规模均经历了断崖式跳水。从行业排名来看,去年第三季排名从去年上半年的第六位跌落至第九位。而今年三季度排位更一举跌出了前十大,退居到第十一位。

公开资料表明,出任工银瑞信新掌门的王海璐从1997年7月开始先后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管理信息部、办公室、金融市场部工作;2010年9月至2019年1月任中国工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2019年1月加入工银瑞信,现任工银瑞信党委书记、董事、总经理,兼任工银瑞信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今年9月3日起,王海璐代任工银瑞信董事长职务,代为履行职务的时间不超过 90 日。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在工银瑞信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工银瑞信现代服务业份额缩水接近八成至4314万份。报告期内,该基金遭净赎回15878万份,赎回率高达78.6%。究其原因,主要是一大机构持有人在今年7月巨额赎回了其持有的19897.1万份。同期,另一机构持有人申购了2978万份,期末占比69.03%。

同样,工银瑞信新趋势C净赎回率也超过了七成。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该基金净赎回近7000万份,基金份额骤降至2921万份,较今年上半年大幅减少70.5%,基金资产净值仅8203万元。而导致其资产规模大起大落的幕后推手正是机构持有人。报告期内,一大机构持有人悉数赎回9600万份,一大机构人则申购了2443万份,期末占比66.48%。

逾三成规模下滑

另据Wind统计表明,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包括上述四大银行系公募在内,在全部141家基金公司中,共计有45家基金公司资产规模环比下降,占比超过三成,达32%。

新经济e线调查发现,与头部公募风生水起冰火两重天的是,中小型基金公司生存变得愈发困难。在三季度末资产规模缩水率超过30%的六家基金公司中,十亿元以下规模的基金公司就有四家,分别为新沃基金、国融基金、国开泰富基金、恒生前海基金,对应资产规模仅有8.99亿元、1.16亿元、1.44亿元、9.76亿元。

如新沃基金,旗下基金资产规模环比缩水高达63.44%。作为一家成立于2015年8月的公募机构,新沃基金由新沃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新沃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0%和30%。但公司成立至今,旗下基金资产规模从未超过50亿元,行业排名也节节败退。今年三季度,公司基金资产规模进一步缩水15.6亿元,对应行业排名也从2017年Q4的99/122倒退至2020年Q3的133/141,旗下基金数量仅有3只。

今年10月31日,新沃基金发布公告称,邢凯出任公司总经理,邢凯曾任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部高级审计师、信达投资有限公司计财部财务经理、新沃基金副总经理、新沃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长朱灿自2020年10月30 日起不再代行总经理职务。此前,原总经理易勇因个人原因离任,董事长朱灿代任,任职日期2020年4月28日。不知道,新官上任的邢凯能否挽救公司岌岌可危的局面?同样,国融基金行业排名也再度落后至138/141,较今年上半年相比,排位又倒退了三位。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旗下基金数量6只,合计规模较今年中期的3.1亿元相比,再度缩水1.93亿元,缩水率高达62.43%。

作为一家成立已超过五年的基金公司,金信基金也难言有所起色。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金信基金资产大幅缩水超过11亿元,降幅超过三成,达33.24%,最新资产规模仅22亿元左右,行业排名从今年中期的113位倒退至120位。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人保资产)三季度末资产规模也连开倒车,在7家保险系公募中规模再度垫底。其现有基金资产规模已不足百亿元,仅录得约70亿元,环比今年中期大幅下降56亿元,缩水率超过四成,达44.5%。此前,原人保资产总裁王颢因公司旗下基金集体踩雷“方正债”事件,而被董事会罢免“下课”。

此外,新经济e线注意到,在保险系公募中,平安基金三季度末资产规模也大幅下降322亿元,降至3449亿元,行业排名从今年中期的第16位落后三个身位至第19位。

整体来看,头部基金公司规模之争取决于权益类基金规模变化。数据显示,三季度规模排名快速上升的基金公司在三季度普遍成立了“爆款”产品。但就中小型基金公司而言,不发新基金的基金公司,规模难免“倒退”,甚至出现空壳化。

微信号:netfin888;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