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公募化提速!机构定制基金火了,不止固收还有主动权益类产品

新经济e线获悉,不同于往常以固收产品为主打的是,今年下半年权益类基金大爆发带火了机构定制化产品向这一类产品蔓延。

10月13日,景顺长城泰保三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景顺长城泰保三个月定开)即日起开始发售。不过,据景顺长城泰保三个月定开基金合同显示,该基金不向个人投资者公开发售。

除了不向个人投资者发售以外,该基金单一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份额或者构成一致行动人的多个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份额可达到或者超过50%。从某种意义来讲,这是一只接受机构委托定制的公募主动权益类基金(简称下称委外权益基金)。

所谓委外是委托方将资金以约定的方式委托给外部机构进行主动管理的业务模式,通常以“固定管理费+业绩提成”的模式收取费用,涉及到金融市场和同业合作多个维度。而狭义的委外专指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资金方的委外,受托方以券商资管、基金公司与基金子公司专户为主。

统计数据显示,基于2019年末银行业总资产规模282.5万亿元的水平,若按照1%-12%指标确定委外的上下限,同时按照资产规模水平加权(基于2019年底数据,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规模占比约60%:25%:10%:5%),估计目前商业银行表内委外规模约7.0万亿元至9.5万亿元。

从表内资金委外细分项目来来看,基金类、通道类、同业理财类委外规模在今年上半年均有所上升,环比增速分别为22.2%、5.0%和19%。其中,基金类委外占比上升3.26百分点。

委外公募化提速

新经济e线注意到,包括景顺长城泰保三个月定开在内,今年三季度以来委外权益基金正不断扩容,取代了原来的基金专户产品。可以说,机构委外资金借道公募基金布局权益市场的趋势已越来越明显。

来源:基金公告

从景顺长城泰保三个月定开的投资组合比例来看,封闭期内,基金股票投资占基金资产的比例范围为60%—100%;但在每次开放期开始前10个工作日、开放期及开放期结束后10个工作日的期间内,基金投资不受上述比例限制。对应业绩比较基准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90 % + 银行活期存款利率(税后)×10%。

其拟任基金经理刘苏曾担任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现华润深国投信托)信托经理,鹏华基金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职务。2015年5月加入公司,自2015年9月起担任股票投资部基金经理,现任股票投资部研究副总监兼基金经理职务。

值得关注的是,9月以来委外公募化进一步提速,多只主动权益类发起式基金密集成立。不仅如此,相对以往发起式基金只有几千万的成立规模,这批定制权益基金募集规模普遍在10亿级别。总结下来,这类基金都具有主动权益类定制基金的特点,都是发起式,都不向个人投资者发行,管理费率、托管费率都比较低,募集户数少,一般为三户以内。

其中,东方红鼎元3个月定开已于9月21日正式成立,基金合同中亦明确指出“本基金不向个人投资者公开销售”。基金预定募集期间为2020年9月7日-12月6日,实际认购12天,提前结束募集。最终该基金有效认购户数为3户,募集规模为10.1亿份。同样,嘉实价值发现三个月定开已于9月18日提前结束募集。管理费率为0.90%,托管费率为0.05%。基金募集有效认购总户数3户,共募集10.1亿份。

中欧优势成长三个月定开也于9月17日提前结束募集,9月18日成立,认购总户数为3户,募集规模达10.1亿份,其中自购规模为1000万元。该基金管理费率为0.90%,托管费率为0.05%,对股票的投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60%。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二季度后期权益市场涨幅显著,公募基金业绩表现也显著提升,吸引了银行委外配置公募基金以获取较高的收益回报。

相比专户,公募基金的优势在于,运作规范、信息披露透明,而且收益计算简单,没有复杂的报酬机制。“今年以来,公募产品整体业绩比较突出,而且公募的各项监管要求很严格,包括对信息披露、持仓,以及一些产品的质量管理,要求都很明确、很细致,比较规范,所以对于机构来说,他们会偏向于用公募产品来做一些定制。”有业内人士如是说。

“头部化”趋势或显现

据新经济e线了解,在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的大背景下,委外定制化已是大势所趋。以银行与基金公司的合作为例,拥有较强投研能力的机构无疑将获得更多银行的青睐,委外市场“头部化”趋势或将显现。

商业银行表内资金委外构成变化(百万元)

今年上半年经济受到疫情冲击,银行传统信贷业务盈利空间降低,且市场出现明显的资产荒,这可能促使银行产生新一轮的委外扩张需求。受疫情影响,经济发展放缓,央行通过定向降准、再贴现等方式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并且指导银行降低信贷利率,让利实体企业以支持经济复苏;同时市场风险偏好降低,大量资金涌入债券市场,推低债券收益率。受限于业务规模及种类、信息获取和研究能力,中小银行本身在大资管时代就处于弱势地位,在此背景下,更可能倾向于采取委外形式。

长期角度来看,基金委外持续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相比于通道类委外和同业理财类委外面对的严监管,基金类委外投资遇到的监管政策阻力相对较小,特别是央行7月发布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后,在答记者问中明确固收类公募基金为标债资产,不受非标资产期限匹配等要求限制,也提升了商业银行委外的意愿。

更重要的是,公募基金与资管计划的其他产品相比,拥有节税的优势。公募基金运营按照简易征税办法调低税率至3%,且买卖价差免征增值税、所得收益免征所得税,银行可以通过委托基金公司投资节约纳税。

此外,基金公司相比于商业银行拥有更好的投研实力,通过基金类委外商业银行可以很好地利用基金公司的投研能力,弥补弱势。

以委外“固收+”策略来说,在固收打底的基础上,适当配置一些股票、股权、可转债、基金、金融衍生品等风险类资产,在较低的风险水平上兼顾弹性收益,更能满足投资需求。银行的传统强项在于固收投资、客户优势和渠道优势,短板是风险资产的主动投研能力。基金公司有优秀的基金管理人和投研团队,在权益市场具有持续沉淀和积累。双方在“固收+”策略上可以优势互补,银行在把握好绝对收益的特性上,通过委外投资风险资产的方式增厚产品收益。

资深基金研究专家王群航表示,委外资金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借道公募,大都投向了债券基金,使得开放式债券基金的规模从8000亿元增至目前的28000亿元。因此,按照超20000亿元沉淀在开放式债券基金中的委外资金计算,若有近三分之一的比例借道公募基金进入权益市场,再加上封闭式基金中的大量纯债基金资金,这将促成机构定制的主动权益基金达到万亿级规模。

微信号:netfin888;新经济e线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