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渠道慌了!基金销售尾佣调降整改大限来临,新老产品全适用

“牵一发而动全身。”

新经济e线获悉,为配合10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基金销售新规,监管部门日前召集基金销售机构举行了线下培训会,重点就基金销售机构关心的续展机制、尾随佣金比例等问题,做了进一步的解读和释疑。

据证监会最新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基金销售新规》),新规对客户维护费即尾随佣金做了差异化安排,对其比例上限作出了规定。其中,《基金销售新规》对于向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例不得超过50%;对于向非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例不得超过30%。

在当天的会议中,特别是针对“向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销售机构收取的尾随佣金比例最高不超过基金管理费的50%”这一规定,监管强调不设新老划断、不作过渡期安排,要求从10月1日新规实施起即开始执行。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包括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农业银行等在内的9家银行上半年合计代销基金超万亿元,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合计占据基金销售的半壁江山。可以说,作为基金代销主力渠道的银行是赚得盆满钵满。

整体而言,尾佣比率通常与渠道实力与基金产品相关。其中,渠道话语权强的代销机构(如银行)尾佣比率自然就高。因此,一旦严格执行《基金销售新规》的话,银行渠道利益自然将会受损。

尾佣调降大限来临

“目前,我们公司的安排就是按10月1日这个时间节点来准备的。因为新老产品都适用新规,之后会涉及到签订不少补充协议。”9月22日,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新经济e线。“基金销售新规对渠道特别是银行的影响太太太大了。我们其实反而是接受方,静观其变。”该人士称,对银行而言,尾佣调降的这个动作一定会是全行业统一的,银行方面也会非常谨慎。“我们也在静待他们的要求,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估计银行方面也在合计如何面对,但目前还没有说不配合的。”

在该人士看来,相对银行渠道来讲,公募在基金销售方面处于弱势。特别是大型银行,渠道话语权太强大。“‘如果执行到位’这是一个大前提,我们也在等最终的处理结果。”该人士强调。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141家公募基金公司的客户维护费支出合计97.49亿元,去年同期为66.51亿元;全行业基金管理费收入合计399.26亿元,去年同期为301.27亿元。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同期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收入之比分别为24.4%和22.08%,环比增加了2.32%,呈稳中有升的态势。

相比之下,中小型基金这一指标更是居高不下。主要是销售渠道较为强势,个别中小基金公司分给渠道的尾随佣金比例高达80%以上。

截至今年上半年,包括恒越基金、中银证券、恒生前海基金、华泰证券资管、华融基金、朱雀基金、凯石基金等在内的7家基金公司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比例分别高达85.36%、71.54%、62.37%、60.58%、59.13%、56.99%、54.28%,支出的客户维护费分别为50万元、11666万元、259万元、4264万元、198万元、718万元、420万元。

同期,浙商资管、西藏东财基金、长安基金、博道基金等四家基金公司的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比例也超过了40%,分别为48.72%、47.96%、41.14%、40.47%,分别支出了912万元、174万元、3451万元、1805万元。

在银行系基金公司中,截至今年上半年,工银瑞信旗下多达27只基金的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比例超过50%。其中,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工银智远配置三个月持有期、工银瑞信消费行业A、工银瑞信消费行业C、工银科技创新3年、工银瑞信圆兴等8只基金的客户维护费在百万元以上。最高的工银瑞信互联网加为1917万元。

独立销售机构盈米基金认为,《基金销售新规》对尾佣比例上限进行限制的影响在于,在公募基金行业中,销售服务环节和投资管理环节都是资产管理不可或缺的部分,相互促进发展。此举也是均衡考虑了销售与投资管理环节双方的利益均衡,可以更好的促进公募基金行业长期、稳健、均衡地发展。

赎旧买新格局或生变

此外,针对目前银行热衷于“赎旧买新”的销售行为,前述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对新经济e线表示,如果基金销售新规执行到位的话,银行渠道“赎旧买新”的这一格局或将生变。新经济e线注意到,尾随佣金的性质相当于基金公司给代销渠道支付的销售激励费用。以往,银行的渠道考核制度也助涨了“赎旧买新”这一情况的发生。一些销售机构以量为考核指标,加之新基金不断推出,为获得更多中间收入,销售机构频频引导客户“赎旧买新”,导致客户付出更多投资成本。

具体来看,银行员工选择推荐哪只基金与基金的佣金高低紧密相关。“通常排名靠前的基金比较好卖,给到银行的渠道费相对较低;排名比较靠后的基金比较难卖,基金公司在与银行合作的时候,给的渠道费自然较高。除了不同基金产品的佣金差异,银行内部有时会出台一些政策,如满足一定销售量,银行拿出更多的奖励或者加大考核比重等。对于银行员工而言,就会倾向于推荐佣金相对较高的基金,即使这只基金的排名比较靠后、历史业绩也不突出。”

今年上半年,得益于新基金的火爆发行,以银行为主的代销渠道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底,中信银行全行非货币基金累计销量同比增幅高达445.68%;招商银行在半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内,该行实现代理非货币公募基金销售额2567.09亿元,同比增长207.03%,代销基金收入48.08亿元,同比增长105.03%,招行称主要是因为该行抓住了资本市场机会,偏股型基金销量实现大幅增长。

同样,农业银行亦在半年报中提到,上半年全行基金销量为1485.45亿元,实现基金代销收入11.88 亿元,同比增长80%;邮储银行上半年代销基金860.71    亿元,同比增长180.21%,其中代销非货币基金734.05 亿元,同比增长742.98%;交通银行上半年基金组合销售规模50.57亿元,非货币基金销量同比增长207.08%,基金类产品资产管理规模较上年末增长30.05%。

综合来看,以往新发基金常收取60%-80%尾佣比率(银行渠道更占优势),存量基金收取的尾佣比率在30%-50%(互联网渠道更占优势)。

无疑,本次尾佣调降限制主要影响的是尾佣比例较高的银行渠道。业内预计,《基金销售新规》长期内将推动基金管理行业的资源逐步向产品管理能力倾斜,促进行业从“重渠道”向“重产品”转型。

“之前新基金第一年尾佣会比较高,之后再出现回落。因此,新规执行到位将利好绩优存量基金。”上述大型基金公司人士也称。“不过,银行的执行力和尾佣息息相关。尾佣调降后,渠道执行力是否会受到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