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定增潮”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部分城商行面临定增与股价倒挂

4月13日晚,南京银行(601009.SH)、杭州银行(600926.SH)同日公告收到证监会批复同意定增方案。

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方式为IPO、定增配股以及发行可转债(间接补充手段)等。自2017年定增新规实施后,定增难度加大,2019年仅有华夏银行一家定增,募集资金292.32亿元。

目前,有5家城商行发布了定增预案或已获得监管部门批准。较2019年仅一家银行完成定增大幅增加。

但是,目前银行股定增的困境在于,由于大部分处于“破净”状态,估值较低的银行定增价格往往高于股价。

银行补充资本压力大增

南京银行公告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15.25亿股新股,发生转增股本等情形导致总股本发生变化的,可相应调整本次发行数量。

此前的2018年7月,南京银行140亿元定增申请意外被否,为2000年以来唯一一例被证监会发审委否决的银行业增发案例。

此后,南京银行两度修改定增方案。至2019年8月,南京银行将定增发行数量上限由16.96亿股调减至15.25亿股,募资总额上限由140亿元调减至116.2亿元;定增的发行对象缩减为3家,为法巴银行、交通控股和江苏烟草,原本参与的南京紫金投资集团退出。

在发布2019年报的同时,郑州银行还公布了定增方案修订版,拟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今年2月14日,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规后,定增市场迅速火爆起来。剔除定增重组后,一季度,上市公司新发定增预案146个,计划募资规模2188.50亿,同比大增345.51%。4月以来有62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定增预案。

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再融资新规放宽了一些定增限制,PB估值比较高的银行更愿意通过定增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来源比较单一,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银行通过利润留存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能力面临一定压力。

央行2月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报告表示,从利润使用看,商业银行利润大部分用于补充资本。A股上市银行近三年数据显示,商业银行利润约17%用于缴纳所得税,23%用于普通股股利分配,剩余的60%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多数银行“破净”

银行是否选择定增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与PB等估值有关。

“今年受疫情冲击,银行为了强化对实体支持,应对可能的风险,适度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是很有必要的。”曾刚说,特别是估值相对较好的银行有可能会利用监管规则放松契机,根据自己的需要,用定增的方式补充资本。

根据数据,截至4月15日,A股上市银行只有7家PB在1倍以上,另有4家在0.9-1倍之间。估值最高的是宁波银行、常熟农商银行、招商银行,PB都在1.4倍以上。

在此情况下,宁波银行的定增价格看上去颇为诱人。该行股价2019年上涨近77%,2020年以来虽然有所下跌,但截至4月15日股价报收22.82元,市净率1.50倍。

宁波银行2月18日晚发布的定增预案(四次修订稿),本次发行的定价基准日为发行期首日,发行价格下限由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调整至80%,定增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

但其他“破净”的银行,则可能将价格定在每股净资产,使其定增价格高于股价。

根据郑州银行3月31日发布的修订后定增预案,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本行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80%与发行前本行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

今年以来截至4月15日,郑州银行A股股价下跌了16.56%,股价、市净率跌至3.88元、0.75倍,2019年每股净资产为5.20元。

南京银行定增方案计划发行约15.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116.19亿元,测算发行价约为7.2元/股。但二级市场的股价难以支撑该行的定增。4月15日,南京银行股价报收7.49元,市净率0.85倍。

杭州银行定增方案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数量不超过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2亿元,测算发行价约为9元/股。杭州银行4月15日股价报收7.72元,市净率0.77倍。

贵阳银行非公开发行新股3月31日获得证监会受理。此前贵州银保监局同意该行非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45亿元。贵阳银行此次定增价格为每股9元,截至2019年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10.58元。

部分城商行定增价格和股价“倒挂”,使得其投资方多为关联方。

郑州银行3月31日披露的方案中,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60亿元。10名发行对象已确定3家投资者。其中,郑州控股认购股份数量不少于1.715亿股,百瑞信托认购金额不超过8.60亿元,且不少于6.60亿元;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超过6.00亿元,且不少于4.50亿元。郑州投控、国原贸易、百瑞信托分别持有该行3.64%、3.36%、1.94%的股份。

贵阳银行定增的认购对象共有8家,其中厦门国贸拟认购不超过1.6亿股、且不超过18亿元,贵阳市国资公司拟认购8.29亿元,贵阳投资控股集团、贵阳市工商产业投资集团、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合计认购6.34亿元,百年保险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拟认购9.6亿元、3亿元。

已经确定了投资者的银行,主要还是依靠原股东、关联方。

截至2019年9月末,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工商产投、乌江能源分别持有贵阳银行14.4%、2.06%、6.18%股份。中融人寿此前公告称,百年资管以受托管理的中融人寿的普通保险资金参与本次认购。而中融人寿的关联方中天金融集团、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贵阳银行股份。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