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投资经理工资4个月内直降88%!

投资管理可要长点心了,一旦资管产品出了问题,不仅让公司背了损失,也有可能遭到连环降薪。一则判决书,揭开了一位投资经理的降薪、讨薪路。

  入职不到半年薪水三连降

2018年4月1日,东吴证券与李某签订期限自2018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止的劳动合同。合同中约定李某从事证券业务工作,每月工资为8.3万元。最初入职的2个月,东吴证券按照8.028万元/月的标准发放李某工资。

不过,好景不长。自2018年6月起,东吴证券以李某管理的产品出现违约兑付风险,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为由降低李某工资标准,按照7.028万元的标准发放李某2018年6月工资,降薪比例12.47%。

但令李某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降薪之路并未就此打住。很快,东吴证券再次对李某降薪,按照5.528万元/月的标准发放2018年7月的工资。而到了8月,李某的月薪已经直线下滑到了9880元/月,这样的工资标准一直维持到当年的12月。

就接连降薪,东吴证券解释为李某自2018年6月起存在旷工和迟到、早退现象,因此对李某降薪降职合理合法。而李某则提供出差机票和火车票订单截屏,证明其所谓的旷工实际是在出差、跑业务。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眼看着薪水从最初8万多缩水至不到1万元,李某终于忍不住了,2018年8月20日,他提出了离职。

不过,东吴证券当即回复表示暂不考虑李某的辞职申请。接下来,或许是连续多月的超低工资待遇,2018年12月23日李某向东吴证券出具《告知函》,再次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东吴证券办理离职手续。而这一次,东吴证券仍没有为李某办理离职手续,还正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

直到2019年3月1日,东吴证券以李某严重违纪为由通知他解除劳动关系,并出具了离职证明。

不服仲裁一审东吴证券连连上诉

连遭降薪的李某想到了要为自己讨要个说法。于是,在事情没闹上法院之前,李某先是提起了仲裁。

仲裁委员会也支持了李某的请求,裁决东吴证券支付李某2018年6月1日至2018年10月31日工资差额24.60万元、2019年2月8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延误退工损失2258.28元。而东吴证券对此不服,于是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不过,法院一审判决仍然支持了仲裁的结果,并不认可东吴证券对李某的三次降薪行为,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而李某则放弃了延误退工费的主张。

对于上述判决结果,东吴证券提起上诉。理由是李某从未就降薪提出过异议,因此主张工资差额的请求不应得到支持。同时,公司坚持其降薪决定完全合法,一审判决错误,请求依法改判。

“第一次降薪”获二审认可

在法庭上,双方就三次降薪的合法性展开了激烈辩论。

李某称,东吴证券对自己做出的三次降薪的理由均不成立。东吴证券从2018年6月开始扣减其工资,但至今未提供任何书面证据证实双方达成了扣减工资的合意,也未对扣减工资的标准作出任何解释。

公司做出的第一次降薪,完全是单方面降薪。李某辩称,自己不存在迟到早退,公司也未告知有出勤问题。而第二次、第三次降薪则是通过自己工资发放金额的变化,才知道自己被多次降薪。

李某称,自己曾多次联系直接主管口头提出异议,虽然没有留下书面痕迹,但其选择主动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可以证实其对三次降薪行为的不满和异议。

而东吴证券则再次提供了经李某签字的《资产管理总部内部文件传阅单》予以佐证。法院二审后认为,尽管《资产管理总部内部文件传阅单》中未注明降薪标准,但李某应有途径知晓第一次降薪的幅度,结合这一证据和李某在公司所从事工作内容、所处行业及原工资标准,该第一次降薪幅度亦应属合理。

就第二、三次降薪,东吴证券称因李某工作越来越消极、不配合后续业务调查及风险处置,这些行为未得李某认可,同时也没有相应证据证实,因此难以采信。二审法院判决,东吴证券应该依照李某第一次降薪后的月工资标准7.028万元支付李某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10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19.62万元。

有资管业人士对上证报分析称,投资经理在投资过程中如果出现违约风险评估,公司是否有权对员工采取降薪措施,必须有员工认可作为条件。如果没有得到员工的知晓和同意,缺乏相关证据,降薪是无效的。

此外,公司规章制度中如果有完善的内部追责体系或者劳动合同中有相关责任划分的约定,在应诉时可能更加游刃有余。在这方面,新修订的证券法对证券公司的内部治理和合规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应该注重留存员工工作记录,作为日后追责的证据。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