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惩公私募基金联手的老鼠仓

泰信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柳某和私募基金公司云腾投资的创始人姜某君的老鼠仓事件,不久前已二审宣判。此次涉案非法获利金额达4600多万元,影响极其恶劣。本栏认为,任何形式的老鼠仓都必须严厉处罚,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老鼠仓。尤其是私募基金占公募基金便宜,如果不加严惩,将让公募基金投资者和广大股民寒心。

从媒体报道的案情细节看,私募基金先向公募基金经理咨询股票,然后公募基金经理让研究员去调研,随后公募基金经理再把调研结果告诉私募基金,最后大家一起赚钱。如果案情真的只是这么简单,那么从表面看两边还是互为有益的补充,但从私募基金公开的说法是,它们进行的投资策略是对热点的短期炒作,这就是说,所谓的调研并非单纯地研究上市公司基本面情况,不排除有打探未公开信息,或者其他并不合规的情况存在。

在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的灰色合作中,双方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值得关注。从逻辑上讲,私募基金首先向公募基金咨询股票,此时不排除私募基金已经完成购买股票的举动,而所买入的股票大概率为市场热点股票。此后公募基金再进行调研,对于市场热点,从上市公司处很难调研出不利的结论,此后公募基金就会进场抬轿,然后私募基金就有机会高位出逃,至于公募基金能否获利了结,就看市场上其他投资者的交易热情和热点的热度了,总之,私募基金承担了更小的风险,获得了更大的收益,而公募基金后买后卖,将承担更多的风险,同时获得更小的收益。投资者可以理解为,公募基金帮助私募基金承担了一部分风险,让渡了一部分收益。

这正是老鼠仓的一种很隐蔽的形式,看似大家一起研究,但事实上风险和收益并不对等,如果热点股票选择成功,大家都可以胜利大逃亡,这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一旦出现什么差池,首先倒霉的将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可以先于公募基金“逃跑”。

说到底,这与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的性质不同有关。私募基金经理往往按照收益与客户分成,即赚得越多,收益也会等比例或者超比例增加,所以私募基金经理有更强的动机让基金净值大幅增长;而公募基金的收益则来源于按照净值收取的管理费,虽然说赚得多了,净值也会提升,管理费也能增加,但是在全部投资收益中,按照管理费收取比例计算,绝大多数都归基民所有,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所得到的不过是九牛之一毛,所以公募基金更在意的是基金规模,至于基金盈利的多少,其实并不太感兴趣。

在世界范围内的资本市场大调整中,A股市场表现出了更强的韧性,投资机会也更多,在此种背景下,股民和基民的投资热情也比此前更高涨。此时,市场的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就显得更为重要。尤其是在今后,A股投资者结构中公募基金等投资机构的占比会越来越高,因而,就更应该加强对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的老鼠仓监控,彻底斩断相关利益链条,更好地保障广大投资者和基民的利益。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