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银基金人事动荡频繁 核心团队“另立门户”?监管按下中止键!

从设立之初饱受争议,到如今被监管层按下“暂停键”,景泽基金一时间暴露在聚光灯下,牵扯出的“在职跳槽”剧情吸引了大量眼球。

据悉,景泽基金7位发起人来自上银基金或子公司的时任高管或核心成员,包括李永飞、王素文、史振生、栾卉燕、郑清丽、杨锴、倪侃。在参与发起景泽基金时,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总经理,史振生时任该公司督察长。

证监会官网2月28日信息显示,2019年4月4日申请设立的景泽基金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事实上,一批核心人员“另立门户”,也让市场对上银基金的经营状况表示担忧。就在2019年公募基金赚得盆满钵满时,上银基金的管理规模却开启下行模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管理规模约为592亿元,同比减少131亿元,其中货币型基金规模缩水约250亿元。

同时,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上银基金旗下权益类基金的发展并不理想。截至目前,该公司仅有4只权益类基金,管理规模为14.16亿元,若剔除新成立的上银鑫卓,管理规模仅为8.53亿元,且成立以来旗下股票型基金仍为零。

对于上述问题,上银基金在接受《投资时报》采访时表示,景泽基金申报中止审查事项与其无关,不予评论。在竞争激烈的公募基金行业中,投资研究能力始终是基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该公司将秉承价值投资理念,持续加深布局权益类业务。

核心团队另起炉灶被暂停

自2015年泓德基金成立后,“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已经历5年的发展,自然人申报公募基金公司并不鲜见,且不乏未设先火的公司,譬如睿远基金、景泽基金。

景泽基金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因为公募基金从业者在职申报新公司,更由于多位发起人与上银基金高管、基金经理名字重合,坊间甚至将此举看作该公司核心团队“在职跳槽”。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4月4日景泽基金提交设立申请材料,发起人为9位自然人,分别是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其中有7位来自上银基金或旗下全资子公司。比如,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总经理,史振生时任该公司督察长,倪侃是该公司基金经理,王素文是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瑞金资本董事长兼总经理,栾卉燕为会计工作负责人,而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基金从业人员资格信息公示,郑清丽、杨锴同样在上银基金任职。

从审批流程来看,景泽基金的申请材料于2019年4月12日被要求补正,同年10月17日被受理。过程看似一帆风顺,但证监会今年2月28日信息显示,该公司收到中止审查通知。

至此,上银基金在职高管“另起炉灶”的戏码暂时画上休止符。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李永飞已从上银基金离职外,其他6人均留在上银基金,不过在2019年10月,原督察长史振生转任首席信息官,总经理刘小鹏代任督察长。

人事动荡频繁

事实上,上银基金高管不仅有人“身在曹营心在汉”,也不乏因个人原因离开者。

日前,上银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李湧因个人原因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李湧曾是鑫元基金首任总经理,2013年9月起任职,2016年4月卸任。李湧还历任厦门信托计划部经理助理、厦信证券北京营业部副总经理、天同证券上海网上经纪业务部总经理、天同基金研究员,以及汇添富基金营销管理部总监、稽核监察部总监,厦门银行资管总监兼理财中心总经理。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李湧就任上银基金副总经理一职仅有4个月。此外,今年1月17日,上银基金副总经理黄言也因为个人原因离任,在职时间为1年3个月。

另外,1月8日,上银基金发布公告称,王玲履新督察长,总经理刘小鹏不再代任。公告显示,王玲曾就职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和国内顶级基金公司,具有较强的基金从业背景。

回顾2019年,上银基金的高层也不平静,先后经历了董事长、总经理的更迭。

该公司原董事长胡友联在任职刚满三年后便宣布离职,随后由汪明于当年3月28日接任,后者由大股东上海银行(601229.SH)委派。

无独有偶,上银基金总经理的继任者同样是大股东派出的“空降兵”。2019年7月,原总经理李永飞因个人原因离职,刘小鹏履新上银基金总经理。不过,刘小鹏此前并无公募基金工作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刘小鹏此前历任华一银行企业融资部经理、工会主席,上海银行浦东分行行长助理,上海银行总行授信审批中心副总经理、上海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授信审批部总经理、上海银行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总经理级),上海银行市南分行副行长(总经理级)、党委委员及工会主席等职务。

据统计,自成立以来,上银基金董事长变更3次,总经理变更1次,督察长(含代督察长)变更7次,副总经理变更8次。

上银基金向《投资时报》表示,人力资源是公司发展最宝贵的财富,其在充分用好培养好现有团队的同时,也注重进一步加强优秀人才的引进、充实人才队伍。虽有个别员工因个人原因离职,但也有更多的人才已经或即将加入上银基金,共谋发展。

委外资金撑规模

在发展过程中,上银基金管理规模缩水、依仗委外资金及权益类基金业绩不振等问题也不容忽视。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上银基金管理规模约为592亿元,行业排名48位,较2018年末减少了131亿元,这与货币型基金规模的大幅缩水不无关系。

《投资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上银基金旗下产品的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较高。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该公司旗下可统计的15只产品中(各类份额分开计算,下同),除了上银中债1-3年农发债、上银未来生活、上银政策性金融债3只尚不能显示持有人比例,其余12只产品中有9只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达99%左右,上银慧添利、上银聚增富定期开放、上银聚鸿益三个月定开、上银慧盈利、上银慧祥利A的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更是达到100%。可以看出,该公司较为依赖机构委外资金。

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上银基金权益类产品领域建树寥寥。根据海通证券《基金公司权益及固定收益类资产业绩排行榜》显示,截至2019年末,上银基金权益类产品仅有3只,2019年收益率为31.4%,同类排名为87/126。

若观察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数据显示,截至3月9日,仅有今年1月21日成立的上银鑫卓年内净值增长率飘红,上银新兴价值成长、上银鑫达、上银未来生活均为负收益,而上述四只基金无一例外由基金经理赵治烨单独或参与管理。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上银新兴价值成长、上银鑫达、上银未来生活的前十大重仓股也多有重合,包括美的集团(000333.SZ)、招商银行(600036.SH)、中国平安(601318.SH)、贵州茅台(600519.SH)、北新建材(000786.SZ)、顾家家居(603816.SH)、元祖股份(603886.SH)。截至3月9日收盘,仅有北新建材今年以来的涨幅超过10%,其余6只股票年内跌幅在2%—7%不等。

与赵治烨挑起权益类基金“大梁”类似,倪侃单独及参与7只债券型基金的管理,不过倪侃的投资年限并不长,仅有1.7年。

数据显示,截至3月9日,上述7只债基中上银慧祥利A、C类份额今年以来、近一年的业绩表现不佳。具体来看,该基金A、C类份额今年以来收益率分别为0.52%、0.47%,同类排名分别为1654/1775、1676/1775;近一年收益率分别为2.65%、2.35%,同类排名分别为1284/1342、1293/1342。

(文章来源:投资时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