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基金:本轮原油暴跌的原因、风险和机遇

今日(北京时间3月9日),纽约原油和ICE布油开盘再度暴跌,一度暴跌30%以上,纽油一度跌至27.34美元/桶,离2016年2月11日的低点26.05美元/桶只有一步之遥。ICE布油则一度下探31.02美元/桶。

回首2020年元旦,布油还在66美元/桶,并在1月8日上冲71美元/桶,当日纽油也不遑多让,上冲65美元/桶。然而两个月后就双双腰斩。那么,本轮原油价格暴跌的原因是什么?

2016年以来OPEC与俄罗斯限产保价的策略

众所周知,2016年2月原油跌破30美元/桶后,对OPEC和俄罗斯的财政造成了严重影响。2016年12月10日,以沙特为代表的OPEC国家与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国家在维也纳召开会议,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达成了2001年以来的首个减产协议,各国拟定了各自减产产量,并由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来监督协议的执行。随后基本上是每半年开一次会议,拟定未来减产计划。

从2016年12月至2018年10月初,减产计划得到了较好的执行;而中、美、印度等国家经济的稳定增长则拉动了对原油的需求。原油价格一路高歌猛进,从2016年12月的50美元/桶以下,一路上涨到2018年10月初的85美元/桶附近。

在这期间,沙特为了支撑油价,以身作则,将产量限制在980-1060万桶/日;俄罗斯原油产量维持在1120-1160万桶/日。没有参与减产协议的美国则借着页岩油技术的进步,大幅降低原油生产成本,将产量从2016年12月的878万桶/日提高到2018年10月的1204万桶/日,成为全球第一大产油国,同时加快出口,抢夺OPEC和俄罗斯的市场份额。

2020年以来原油价格暴跌的原因
2020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突然在中国爆发,考虑到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2019年进口原油5.07亿吨,约合37亿桶(1013万桶/日),占全球供应量(约1亿桶/日)的约10%,国际社会担忧中国经济下滑会打击原油需求,原油价格开始下跌。1月16日,国际能源署(IEA)发布报告,预期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量将比2019年增长120万桶/日。

2月下旬,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引发了国际市场对全球经济下滑的担忧。2月25日,IEA将2020年石油需求增量下调至82.5万桶/日。其他国际机构也纷纷下调全球原油需求预期,原油价格进一步走低。

3月6日,OPEC和非OPEC产油国在维也纳召开会议,讨论限产保价问题。沙特希望各国能继续减产,在当前减产210万桶/日的基础上,再减产150万桶/日,达到360万桶/日。沙特甚至愿意额外减产更多以支撑国际油价。但该建议遭到了俄罗斯的拒绝,原因是俄罗斯财政困难,希望多出口原油。双方谈判破裂。

沙特当即宣布立刻增产原油,从当前的970万桶/日增产到1000万桶/日。同时,沙俄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还宣布,大幅降低销往欧洲、远东、美国等市场的原油价格,将4月销往亚洲的原油价格下调4-6美元/桶,销往美国的原油价格下调7美元/桶,折扣幅度是近20年来之最。此举导致3月6日纽油和ICE布油双双暴跌10%左右,3月9日开盘再度暴跌。
综上所述,本轮原油价格暴跌的背景和导火线,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下,国际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感到担忧。而沙特和俄罗斯分道扬镳,则对原油价格带来了致命的一击。

预期原油价格短期下挫后会反弹

疫情确实给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蒙上了一层阴霾,但众所周知,疫情对经济从而对原油需求的影响是短期的,迟早会得到控制。并且疫情对原油价格的影响是一个“慢变量”。相对而言,沙特的增产策略对原油短期影响更大。我们分析认为,原油价格在短期下挫后会反弹。因为:

首先,以沙特为代表的OPEC和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国家之所以能在2016年12月以来的三年多里维持减产协议,是因为它们的财政状况严重依赖于原油出口。全球原油的需求量增长速度是缓慢的,如果供给增长太多导致原油价格长期低迷,对它们都不利。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沙特、俄罗斯等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限产保价是它们的共同利益和诉求。3月6日沙特宣称增产,并不是真的想压低油价,而是想把俄罗斯逼回谈判桌上,迫使俄罗斯同意限产计划。

其次,众多产油国的采油价格高于当前原油价格。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塞钦在2月11日曾声称俄罗斯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低开采成本的石油公司,采油成本是3.2美元/桶,不过俄罗斯政府内部人士认为大约是5−5.5美元/桶。沙特、科威特、伊拉克的采油成本大约是2美元/桶,阿联酋和伊朗略高。除了这些国家外,其他国家的采油成本都较高。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大约是40多美元/桶(不同油田成本不同),中国国内采油成本更是高达60美元/桶以上。这意味着,如果国际油价在40美元/桶以下徘徊,则中美等国的石油公司将无利可图,会倾向于少生产、多进口,中国还会借机补充原油战略储备。这自然会导致全球原油供给减少、需求上升,价格回升。

基于此,我们判断国际原油价格不会在40美元/桶以下徘徊多久,就会回到40美元/桶上方。如果沙特、俄罗斯等国不增产,也不进一步减产,则原油价格有望在40美元/桶附近徘徊。

原油价格暴跌带来的风险和投资机会

投资风险方面,油价暴跌,拖累了几乎所有工业品价格,尤其是导致能源化工商品价格普跌。

油价暴跌,还严重拖累能源化工企业的利润,尤其是勘探开采环节的利润,导致相关股票大跌,使本来就受疫情影响的全球股市雪上加霜。今日包括A股在内的东亚股市全线大跌就与此有关。
油价低迷,导致全球经济有出现通货紧缩的风险,3月6日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一路走低就与此有关。
原则上说,原油价格下跌意味着航空公司的燃油成本下降,但考虑到疫情的影响,我们当前并不认为航空公司的业绩会有明显改善。当前原油价格的暴跌是预期供给上升引起的悲观情绪的集中反映,后续随着沙特和俄罗斯重回谈判桌的可能性增强,以及高采油成本国家大概率会降低产量增加进口,原油价格有望止跌回升。当前很多能源化工产业链的股票在快速下跌下跌之后,反而具备较好的投资价值。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