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银基金高管另起炉灶遇风波 遭人才抽薪“钱景”扑朔

近日,证监会网站显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泽基金”)的申报处于中止审查状态,这一消息使得上银基金总经理李永飞携多位公司高管欲设立景泽基金事件再添新变数。

据悉,李永飞已于去年7月份卸去上银基金总经理职务。同为景泽基金发起设立自然人之一的史振生也于去年10月份卸任上银基金督察长一职,并于同日开始担任上银基金首席信息官;史振生卸任督察长后,由刘小鹏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直到今年1月7日,新任督察长王玲上任。今年来,上银基金又有两位副总经理黄言、李湧先后离任。

受高管频繁变更影响,上银基金在2019年管理规模大幅下滑。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银基金管理规模为562.28亿元,而2018年末其管理规模为723.61亿元,据此计算,2019年上银基金规模缩水超两成。

景泽基金中止审查上银基金高管集体跳槽筹备新公司生变

据证监会官网2月28日最新信息显示,2019年4月4日申请设立的景泽基金处于中止审查状态。景泽基金并非首家处于中止审查状态的申报公司,但由于其9位发起设立的自然人中,有7位与上银基金原高管、员工名字一样,使得景泽基金自去年申请设立时就引发市场广泛关注。而今,中止审查事件使得上银基金总经理携督察长等高管集体跳槽筹备新公司事件再次横生变故。

景泽基金于去年4月4日申请设立,其发起设立的9位自然人分别为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其中涉及到上银基金多位高管,包括时任上银基金总经理的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督察长的史振生等人。

资料显示,李永飞在去年4月份时仍担任上银基金董事兼总经理,其已于去年7月18日离职。李永飞历任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银河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史振生在去年4月份时仍担任上银基金督察长,兼任上银瑞金资本董事。2019年10月18日史振生卸任督察长一职,并于同日开始担任上银基金首席信息官。史振生历任中国银行总行财务管理部财务经理,北京中讯四方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办副总经理,上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固收事业部总监、副总经理等职务,曾兼任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

王素文去年4月份虽未在上银基金任职,但也与上银基金关系匪浅,历任上银基金总经理助理、运营总监、首席投资官、代督察长、副总经理等职位,直到2017年6月因工作原因离任。据悉,王素文虽已离开上银基金,但其目前仍在上银基金的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任职,担任总经理、董事长。

除上述3人外,发起设立景泽基金的9位自然人中,杨锴、栾卉燕、郑清丽、倪侃也曾出现在上银基金的从业人员备案中。2018年相关基金年报显示,栾卉燕为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倪侃则是上银基金旗下多只债券型基金的基金经理。

上银基金时任总经理李永飞、时任督察长史振生等人在尚未离职的情况下就公开筹备新基金公司,且景泽基金的备案时间距离当时上银基金新董事长汪明上任时间仅短短10天左右。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事件涉及上银基金诸多高管及核心员工,若新公司申报成功,上银基金的管理团队势必迎来大动荡,容易给公募基金公司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而今,景泽基金的申报处于中止审查状态,但“中止审查”与“终止审查”存在本质区别,中止审查之后仍可恢复审查。而无论景泽基金后续如何,上银基金的高管人员动荡早在去年已现雏形。

上银基金高管变动频繁去年规模缩水两成权益规模占比仅2%

日前,上银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的公告,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李湧因个人原因离任,且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离任日期为2020年2月21日。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李湧于2019年10月18日任职上银基金副总经理,也就是说,李湧在上银基金副总经理这一职位上仅在任4个月左右便已离职。

事实上,这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任职方式对于上银基金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仅今年以来,上银基金已发生了3起高管变更事件。除上述副总经理李湧离任外,另一位2018年11月1日上任的副总经理黄言也于今年1月17日离任,任职时间1年零2个多月。1月7日,王玲新任上银基金督察长一职,刘小鹏不再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

资料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8月30日,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大股东为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0%;第二大股东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持股比例10%。

自成立以来,上银基金高管频繁更替,根据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该公司董事长变更3次,总经理变更1次,督察长(含代督察长)变更7次,副总经理变更8次。公告显示,上银基金旗下高管离职的原因分为公司内部的换岗、个人原因离职和工作原因离职等情况。

受高管频繁变更影响,上银基金在2019年管理规模大幅下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银基金管理规模为562.28亿元,而2018年末其管理规模为723.61亿元,据此计算,2019年上银基金规模缩水超两成。

天天基金网显示,上银基金旗下权益类产品与固收类产品规模占比极不平衡,固收类产品规模占比偏高。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旗下债券型基金规模为261.70亿元,货币型基金规模为292.05亿元,固收类产品占总规模比例约98%。而权益类产品方面,上银基金旗下无股票型基金,3只混合型基金在2019年末规模合计8.53亿元。今年1月份上银基金新成立1只混合型基金,首募规模为5.63亿元。

从上述3只较早成立的混合型基金业绩表现来看,截止3月2日收盘,上银未来生活灵活配置混合(007393)、上银新兴价值成长混合(000520)、上银鑫达混合(004138)今年来收益率分别为-0.39%、-2.83%、-2.27%,累计单位净值分别为1.0609元、2.0090元、1.3874元。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