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高瓴清仓后被传将获吉利入股 蔚来“钱荒”之际能否再迎战略投资者?

在短短半个月之内,新造车企业里的头部玩家蔚来汽车关联了四则资本交易,得与失的交替始终牵连着这家创业公司的存亡。2月15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其已不再持有蔚来汽车股份。高瓴资本持有蔚来汽车7.5%的股份,是后者第三大股东。

对于高瓴的离去,蔚来汽车回应称尊重投资人的自由选择,不做过多评论。而三天后的2月18日,就有消息传出蔚来将获得吉利3亿美元的投资。对此,双方均对外回应称“不予置评”。在此之前的2月6日和2月14日,蔚来宣布获得两笔可转换债券融资,至此,蔚来前两月预计融资总额已达2亿美元。

相比高瓴此番操作的“风投”属性,吉利若能入股蔚来,业内认为将属长期战略投资。事实上,这并不是蔚来汽车第一次被传将获传统车企投资。今年1月15日,蔚来的合资伙伴广汽被曝正在筹集资金计划入股蔚来,金额大概在10亿美元。蔚来汽车并未否认,而是回应称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广汽则发布公告称双方确有探讨,但目前尚处于较早阶段,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高瓴资本已经完成了PE投资,包括其他的先期风投都会陆续退出。还会有其他资本进入。”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中金汽车也认为,2020年蔚来汽车仍需继续融资,且企业融资能力有所提升,有助于吸引短期和长期投资者参与后续融资。

吉利入股蔚来这种投资并购行为,也被认为是新造车企业阵营里大部分成员所面临的结局。不过,蔚来和吉利目前都没有对此作出肯定的回应,而吉利入股蔚来的可能性也被业界认为并不大。

风投资本的进与退

高瓴资本的价值投资逻辑在业内享誉盛名,其创始人张磊常说“投资就是投人”。据了解,张磊投资蔚来是和李斌一起滑雪时敲定的。2015年,蔚来汽车成立仅一年,新造车企业发展势头迅猛。这一年,在蔚来汽车的A轮融资中,高瓴资本领投1亿美元。随后,高瓴资本继续跟投了蔚来的C轮和C+轮融资。

其对蔚来汽车的投资持续到蔚来上市。2018年9月,蔚来汽车赴美IPO时,高瓴资本持股7.5%,成为蔚来汽车的第三大股东。2019年1月,蔚来汽车发行总额为6.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高瓴资本认购了其中的3000万美元。彼时,蔚来的股价相比6.26美元的发行价尚且坚挺。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一路下跌至3美元以下,期间高瓴资本在二级市场翻倍增持蔚来汽车股份至4194万股。

不过,高瓴汽车在2019年第三季度大幅减持蔚来汽车股份至1337万股,降幅达68%。最终,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对蔚来全部清仓。在高瓴资本减持和清仓的两个季度里,蔚来汽车股价经历了一次触底反弹,在10月份甚至逼近1美元的退市边缘,随后回升并在2019年12月31日增至4.42美元,相比谷底涨幅超239%。

从力挺到清仓,高瓴资本为何会做出如此选择?有分析称,这是因为高瓴资本觉得对蔚来的投资已经达到预期,所以及时撤走。“这家公司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会越大越强,还是会越大越难?”这是张磊在做投资决策时,常对自己提出的一个问题。蔚来目前交付量虽然在新造车企业中位列第一,但其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常遭受到业内质疑。此外,蔚来面临的另一外部压力是特斯拉国产后的快速上量和价格战。特斯拉的股价从去年6月份的170美元左右,持续攀升至近日的800美元以上,其国产还拉高了国内产业链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

不过,高瓴资本对业内普遍看好的特斯拉也实施了清仓。2019年二季度特斯拉股价跌至年度最低时,高瓴资本买入66.83万股,随后同样在去年年底清仓。除了特斯拉和蔚来,高瓴资本在去年年底前还清仓了陌陌、苹果、Facebook、亚马逊等热门公司股票,转而加仓生物医药、视频会议相关公司,加仓对象十分贴合突发疫情下的投资风向。

除了高瓴资本外,淡马锡控股也在2月初宣布减持蔚来股份至1.8%,去年2月份这一比例是5.4%。“他们就是做资本投资的,觉得适当时候减持或者清仓都正常。”曹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不过,美股对冲基金巨头桥水(Bridge Water)去年四季度对蔚来的加仓幅度达到69.41%,蔚来甚至成为该基金报告期内加仓幅度最大的个股。

将获传统车企投资?

蔚来并未陷入每况愈下的困境中,相反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蔚来的新车交付量明显提升,也让公司股价触底反弹。无论有没有高瓴资本的加持,蔚来汽车一直都在持续“找钱”。蔚来汽车日前表示,公司目前有若干其他融资项目正在进行,但其结果在现阶段仍有一定不确定性,公司会遵循相关法律要求,适时披露重要进展或信息。

蔚来汽车向来不乏投资传闻,但经常与多笔大额投资失之交臂。2018年,蔚来汽车被特斯拉截胡,失去在上海市政府扶助下建厂的机会。2019年5月,蔚来汽车与北京亦庄国投签订了百万投资框架协议,但至今都没有下文。去年10月,蔚来曾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50亿元融资事宜,随后对方称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投资者们认为风险过大或许是考虑到蔚来的亏损现状。蔚来2019年第三季度总收入为18亿元,相比第二季度增加21.8%,但第三季度经营性亏损仍高达24亿元,尽管亏损额同上季度相比下降25.3%,和去年同期相比收窄了14.3%。加上蔚来此前披露的亏损数据,目前其累计亏损约为258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9.6亿元,而这一数字截至2019年6月30日是34.55亿元。

目前,蔚来还没有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如果按照第三季度的消耗速度计算,且不计入新的融资,蔚来汽车在去年年底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或将不足5亿美元。以蔚来现在的销量情况和费用支出情况,无论是2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还是吉利的3亿美元投资,都只能解一时之渴,而难以维持其长期运转。

“(蔚来)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尚存、融资环境偏紧的情景下,已经通时合变的转变成少量多次的融资方式,对投资者而言风险得到分散、对自身而言可以得到当下阶段所需的资金。”中金汽车在研报中如此表示,蔚来的短期融资可在长线基石资金入场前环节营运压力。与此同时,蔚来毛利率的好转以及成本管控能力的提升,被认为有助于后续融资。

在传闻的各类投资者中,传统车企对蔚来而言是一个新的角色。蔚来此前和江淮、广汽和长安汽车已达成合作,包括代工、建立合资公司打造新品牌等,但没有被参过股。“蔚来只是想走捷径,建工厂耗时间、资金。但到一定程度,它还是要有自己的生产基地。”曹鹤认为。同时,他表示,即使蔚来真的让别人持股,但中期来看并不会让别人控股。

蔚来并非第一家被传统车企看上的新创车企。2019年,雷诺被曝以10亿元收购江铃新能源50%的股份,日产被曝正寻求投资一家中国新造车企业,潜在标的包括威马、合众和车和家。

“几年前就预判新造车企业最后只会剩下三家,现在特斯拉进来了,多数新造车企业撑不过年底。”曹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行业之间各种形式的合作甚至重组合将会大行其道。此外,有业内人士认为,突发疫情或将使终端消费持续低迷,这也将增大新造车企业“活下去”的挑战,继而加速该领域的淘汰洗牌。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