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继续喊话:不投资中国,非常危险

今天(2月11日),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在官网发布了2020年策略及市场展望报告,延续了之前"不投资中国,非常危险"的观点。

有趣的是,桥水基金还诙谐地引用了中国的一句谚语:“摸着石头过河”,意在建议投资者,如果你不了解中国,其实可以在中国的投资中“小步前进,积累经验”。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全球资产会产生什么影响,桥水基金2月3日发布研究报告指出,疫情暴发后,中国政府采取了有力的控制措施。目前来看,如果疫情很快得到控制,隔离很快解除,经济有望很快反弹。这是2003年非典发生时的情况。非典过后几个月,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开始反弹。现在看,非典对经济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此次疫情也如非典一样很快得到控制,它的影响也是可控的。

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潜力很大

在2020年策略报告和展望报告中,桥水基金丝毫不掩饰对于新兴市场的青睐,其中格外看好中国市场,报告全文共20次出现China(中国)。

桥水基金在报告中称,全球投资者总是更关注西方,关注储备货币经济体。但是,新兴市场中的亚洲市场,实际GDP增长更快,未来生产力增长潜力更大,利率更高,资产回报也更高。

桥水基金也坦言,新兴市场存在其独有的风险:一方面,国际投资者仅能触及市场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投资者对相关经济或市场了解有限。此外,市场本身不成熟、部分公司缺乏可靠的审计、公司治理欠完善、海外投资者对这些市场普遍存在文化障碍等,也是必须直面的风险。

桥水基金在报告中表示:“即便你不投资中国,你也会受到中国经济的影响。中国经济对其它经济体的经济和市场正产生重要影响”。桥水基金建议,遵从中国的谚语“摸着石头过河”,投资中国从小步开始,积累经验。

相较于发达国家市场,桥水基金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潜力很大。

 欧美和亚洲实际GDP增长和未来10年生产力增长比较

图片来源:桥水基金官网

桥水比较了亚洲区域和欧美区域过去一段时间的实际GDP和生产力增长情况(上图红色为亚洲区域情况,蓝色部分为欧美区域情况)。无论过去一段时间的实际GDP,还是未来10年的生产力情况展望,亚洲都显著优于欧美。桥水还预测,未来10年生产力增长最快的国家为印度,其次就是中国。

目前,桥水基金已在中国境内设立了外商独资公司。2019年11月,桥水基金将这一外商独资公司的注册资本由1.2亿元提升到至3.1亿元。此外,过去一段时间,桥水在海外运营、向海外投资者提供的中国基金——全天候中国基金的管理规模也有了显著增长。桥水基金还获批了私募投资顾问资质,可以与境内的机构投资者合作,为其提供投资顾问服务。

“范式转移”进行时

桥水基金再度喊话“投资中国”,背后有着明确的理论依据——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提出的“范式转移”理论。

达里奥曾指出,2008年、2009年之后,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市场进入超级宽松时期,央行向资本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推升了资产价格。与此同时,各国纷纷给公司减税。“但这种模式快要走到尽头了,我们即将面临范式转移。新范式下,经济疲软时,央行刺激市场和经济的手段将变得捉襟见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债务和非债务型负债(例如养老金和医保)到期,并且再难通过借新还旧来解决。同时,贫富差距增长将带来社会问题,波及资本市场。”达里奥说。

“范式转移”会对投资造成怎样的影响?

桥水基金创始人、联席首席投资官达里奥(左)与桥水基金高级组合策略师Jim Haskel对谈

图片来源:桥水基金官网

在本次发布2020年策略及市场展望报告时,桥水基金提供了一份达里奥接受访谈的视频。达里奥认为,“‘范式转移’之际,资产价格会巨幅震荡,因此黄金是不错的选择,将投资组合放到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也很重要。因为发达国家已到强弩之末,投资风险与日俱增。”

桥水将货币政策分为三类,第一类MP1是通过利率来调节;第二类MP2是央行通过购买资产来调节(也就是量化宽松)。这两类都是央行调节,最后传递到私有部门,通过私有部门增加借贷或购买资产来调节经济。

桥水认为,就美国来说,目前这两种货币政策调节都快走到了尽头。长期量化宽松导致资产价格过高,MP2余地不大。美国的利率水平已经非常低,MP1的余地也不大。唯一的指望就是第三类货币政策MP3,第三类MP3是政府出手,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相结合,即通过政府直接花钱来刺激经济。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

图片来源:英为财情

2020年2月11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63%,处于历史绝对低位。

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调节状况

图片来源:桥水基金官网

上图可见,美国的第一类、第二类货币政策都接近尾声。在中国、欧洲大陆、日本、英国、瑞士、美国六大经济体中,中国的“子弹“最足。

桥水认为,中国的MP1、MP2余地还很大,MP3余地非常大。央行“子弹”足,经济和市场的潜力就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潜力很大。

原创 吴娟娟 中国证券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