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益类明星基金经理离职,融通基金、宝盈基金“痛失爱将”

作者:刘远洋

出品:全球财说

春节过后,受疫情影响,内地公募基金公司普遍开启在家办公模式,部分基金经理用自家电脑操作着组合中的股票,也有基金经理在这一周告别了公募舞台,其中包括融通基金的付伟琦和宝盈基金的张志梅。

融通基金官网公告显示,融通蓝筹成长混合、融通内需驱动混合基金经理发生变更,原基金经理付伟琦因个人原因离任。就此他在融通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定格为4年零222天,最优任职回报是融通新能源灵活配置混合所取得的53.92%。

不仅是付伟琦,春节前,融通基金的另一员大将张延闽也从公司离职。

无独有偶,另一家痛失权益大将的基金公司同样总部位于深圳——权益基金领域颇具名气的宝盈基金。根据宝盈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宝盈新兴产业混合、宝盈泛沿海增长混合的基金经理张志梅因个人原因辞职。

蹊跷的是,2月4日上述两只基金刚刚公告增聘基金经理,仅时隔一天两只基金又发布公告称原基金经理张志梅辞职。据《全球财说》了解,这样的操作模式似乎并不常见。

融通基金连损大将

2019年内地公募圈最火的基金经理,自然非广发基金的刘格菘莫属。

刘格菘在广发创出一片天地之前,他所供职的上一家基金公司就是融通基金。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其在融通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仅不到2年,自2015年4月开始管理产品,在2017年2月便卸下所管理的全部融通系基金产品。

对比起来,2020年元月融通基金权益阵营中张延闽和付伟琦的先后离职,虽比昔日刘格菘的任职时间稍长,但二人在融通担任基金经理的实际时间也均不满5年。从付伟琦来看,其任职回报和2019年业绩还是相当不错的。

Wind数据显示,付伟琦任职时间最长的融通新能源灵活配置混合在2019年全年录得的净值增长率为57.36%,在同类1808只基金中排名第183位;同时,他最后卸任的两只产品融通蓝筹成长混合和融通内需驱动混合在2019年亦表现不俗,其中融通内需驱动混合的2019年净值增长率达到了61.16%。

《全球财说》注意到,在付伟琦过往所管理的融通系产品中,唯一任职回报为负的基金是融通成长30灵活配置混合。他于2017年2月18日接手该基金,而产品的上一任基金经理恰好是如今大火的流量明星刘格菘。付伟琦的管理时间不到两年,任职回报最终定格在-9.12%。

整体来看,付伟琦曾经管理过的五只产品业绩尚可,但问题在于,五只产品的规模均没有太大亮色,以四季报披露数据为例,其中规模最大的融通蓝筹成长混合也仅为7.46亿元。

众所周知,公募基金主要依靠收取管理费盈利,如果良好的业绩带不来规模的有效提升,对基金公司而言也是徒劳无益。从《全球财说》了解到的情况分析,付伟琦或许并非因为业绩考核的原因被迫下课,有可能是转投同行中更大的平台。

相较于付伟琦,春节前就已离职的张延闽很大可能则是源于欠佳的业绩。

数据统计表明,张延闽最后卸任的三只产品分别是融通新蓝筹混合、融通通乾研究精选混合和融通研究优选混合。其中融通研究优选混合是2018年底才成立的次新基金,但在2019年权益大年的股市征战中,该基金仅取得了21.36%的净值增长率,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较为靠后,且年底产品的规模也仅为2.08亿元。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宝盈基金无人扛旗

同样的时间节点,宝盈基金也失去了一位权益基金经理——权益投资部副总张志梅,已于节后首周正式离职,在基金经理岗位的累计任职时间仅为2年零60天,不包括其此前所管理专户产品业绩,张志梅所取得的最好任职回报仅为7.02%。

天天基金网数据表明,张志梅任职于宝盈基金期间,仅管理过宝盈新兴产业混合、宝盈泛沿海增长混合两只产品,这两只基金昔日都是“宝盈四小龙”之一盖俊龙所管理过的产品,也可以说,均曾是宝盈基金权益类的明星基金产品。

在张志梅管理的这两年间,A股二级市场先后经历了市场萎靡与结构性牛市两种迥然不同的情况,但她所管理基金的整体表现却相对一般,很大原因在于2018年的市场下行导致基金净值回撤较多。

从四季报的重仓股来看,《全球财说》发现,基金经理张志梅的第一大重仓行业是房地产,其中包括保利地产、中南建设、招商蛇口、新城控股等四只地产股,但地产概念显然不是2019年的行情主线,对于投资逻辑,通常也是以板块低估为由。2019年四个季度的重仓股整体显示,张志梅对核心资产和科技板块两个大热门品种涉猎甚少。

近几年,宝盈基金先后流失王茹远及“宝盈四小龙”等多位干将,此次张志梅也选择离开,宝盈权益团队能拿出手的基金经理似乎也仅剩肖肖了。

虽然,肖肖的代表作宝盈优势产业混合在2019年净值涨幅超过6成,但2020年开局不利,迄今全盘落后。作为公司权益团队的扛旗人物,这也必然为宝盈基金征战股市蒙上了一层阴影!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统计时间:2020年2月7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