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A股会如何演绎?重点可关注哪些板块?

2019年,私募行业终于等来了春天,无论是股票多头私募、量化私募,还是价值投资、趋势投资等各类策略的私募基金均百花齐放,收获满满。转眼就进入2020年,他们对市场怎么看?2020年投资策略应该如何制定?私募机构应该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1月8日,第五届中国金长江私募基金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清和泉资本董事长刘青山、重阳投资总裁王庆、景林资产董事总经理田峰、盈峰资本总经理蒋峰等四位专家对这个话题进行深入了探讨,由长江证券研究所所长徐春担任圆桌论坛的主持。

  话题一:2020年A股会延续二八分化吗?

徐春首先抛出的问题是,2019年A股市场有明显涨幅,但个股却呈现二八分化,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分化会如何演绎?

刘青山表示,从以往的历史规律来看,经济下行阶段一定会体现特征就是行业之间和行业内部分化比较明显,行业集中度明显提升,优质的龙头企业的日子会好一点。展望2020年,上半年经济探底企稳会比较明显,在这种经济环境和预期之下,2020年的分化或会明显的被扭转过来,我们对2020年市场定调的关键词和主题词就是再平衡。

王庆认为,去年今日展望未来时,我们对市场表现也比较乐观,今年此时,我们仍然比较乐观,但乐观的理由不一。去年乐观的理由是市场估值会扩张,今年乐观的一个理由是未来看不到大级别的负面因素,外部贸易也有阶段性进展,构成风险偏好对估值提升的因素;第二点原因就是经济增速企稳对上市公司业绩形成驱动力。

田峰认为,把时间拉长,美股从上世纪80年代至2007年,中间经历了大的牛市、网络泡沫以及后来的修复、2008年次贷危机之前,期间上涨的股票是25%,二八现象不是中短期的因素,而是长期因素。原因有两点,自上而下看,随着制度建设的完善,未来A股的长期牛市,慢牛行情有可能会出现的;自下往上看,从行业和企业层面来讲,一些企业可以通过并购整合做大,一些企业利润快速增长实现从大到强,整体来看,强者恒强将是长期现象。

蒋峰表示,分化有两个层面的表现:一是行业分化突出,另一个是行业内个股表现的分化突出。随着A股定价效率提升,行业表现日趋分化是一种常态。对于着眼于长期的投资者,自然会很关心什么样的行业能够长期跑出超额收益来。我们做过一个比较分析,发现平均资本回报高的行业或者净资产收益率高的行业跑出超额收益的“胜率”较高,累计超额收益则更明显。

近年来,A股市场投资者结构趋向机构化的特征将进一步强化这些分化,海外资金增配A股趋势明显。“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两条投资主线已清晰可见,龙头公司与非龙头公司的分化非常明显。中国在全球范围中具有比较优势的企业,将吸引更多的机构资金关注,表现只会越来越强。

  话题二:2020年A股预期表现

徐春的第二个问题是,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A股市场表现突出,沪指重新站上3000点,牛市声音越来越多。如何看待新年A股整体走势,应寄以何种预期?

王庆认为,从预期来讲,2019年指数虽然涨了很多,但没有牛市的气氛,没有赚钱效应。2020年也许指数涨得不如19年多,但会有赚钱效应。2020年应该着眼于公司业绩的成长,业绩本身对股票的表现很重要,同时对未来股票市场的风格也很重要。大家做投资理财可以乐观一点,2020年或许体验不会差。

刘青山认为,熊市必须有两个条件,而且要同时具备,第一是要估值高、泡沫明显,从估值来看,无论是从中国与全球进行横向对比,还是历史上纵向对比,估值不在高位区间、泡沫不明显;第二,流动性紧缩。其实70%、80%的归因分析都是估值触动流动性急速的萎缩。2020年流动性,至少看不到急剧紧缩的状态。

“展望2020年我们主要有两个结论,第一,看不到系统性风险、看不到熊市。第二,中国的产业多元化,14亿人口庞大的消费市场,又恰逢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从政府到企业,从个人到投资机构,在没有系统性风险的背景之下,那一定至少有结构性的机会。”刘青山说。

田峰认为,2019年对金融机构来说是丰收年,这一年公募、私募等机构风险偏好提高,所持个股大都是2015、2016年下半年拿的,这些年来个股从估值偏低到合理,是价值发现的过程,2020年或许一些公司还有估值提升的空间,但一些公司已经偏贵。我认为港股里有很多公司有投资价值。整体来看,即使在估值不变的情况下,明年我们从二级市场赚取龙头企业的盈利增长部分的钱,是有较大可能的。

蒋峰则认为,2019年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排名第4位的收益率大年,首要原因在于起点较低。但经过过去一年的上涨,目前上市公司整体估值水平已处于历史中位数水平,流动性变化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难以支持市场走出快牛走势。

“2020年估值扩张的驱动力将有所减弱,更多需要依靠行业与公司的盈利增长来驱动市场上涨。站在当前时点,投资者应适度降低对于收益率的预期,从长期来看,在全球利率仍处在低位的大背景下,核心资产的配置价值当前仍高于类固收产品,家庭部门资产配置的重构正在进行中。所以也不能对权益类资产的预期过度悲观,至少结构性的机会并不缺乏。”蒋峰说。

  话题三:2020年关注哪些板块

徐春的最后一个问题则是,各位私募大佬对今年A股市场有何确定性判断?“漂亮50”(核心资产泡沫化)是否会在A股继续演绎?

蒋峰认为,2020年积极因素正在不断增多,全球主要经济体可能进入温和复苏的周期,企业盈利预期可能会趋于好转,这是2020年市场运行环境与去年显著的区别。

“谈到核心资产,我们根据自己的能力圈范围确定了品牌消费、先进制造业、金融服务业、互联网、自然垄断等几个行业方向,从竞争格局、商业模式、竞争壁垒等多个角度筛选出胜率较高的优秀企业作为主要研究覆盖的方向。”蒋峰说。

蒋峰强调,价值投资的核心是要对优质企业的价值进行客观的评估。核心资产的投资也需要有安全边际,而非不计成本地“抱团取暖”,未来还是需要在不同的市场围绕着几条投资主线,不断地扩充可投资标的,优化投资组合的风险收益比。从这个意义上说,核心资产的范畴是动态的,需要管理人不断进行优化。

在刘青山看来,投资过程中通常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惑,如果对核心资产大家达成的共识就是长期有价值,短期可能偏贵,这就要取决于资金的性质。如果是长期资金拿着核心资产,长期的收益率或非常可观。

“从理论上来讲,长期而言股价的涨幅就是ROE,符合这个标准,消费类品牌可能是第一类。第二类是传统产业,行业的需求可能没有大的变化,但是行业的供给侧已经进行了完整的改革,ROE高并且稳定,PB便宜,这些都是全球的核心资产。”刘青山说。

王庆表示,我们讨论市场确定性的时候,往往比较关注成长的确定性,但投资从来都是收益和风险的组合,所以我们更要关注风险的确定性。

“一个标的如果下行空间有限、上行空间打开的话,就是好标的,从这个意义来讲,2020年与经济景气相关的行业风险收益比更好,同时港股风险收益比较A股确定性更高。”

田峰对上述嘉宾观点表示赞同,他补充到,这两年大家讲的比较多的标的就是漂亮50(50家大市值企业)核心资产,在历史来看,如果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坚持30年持有漂亮50,其实是不赚钱的,虽然他们都是好公司。我们依据漂亮50做一个指数来看,动态持有的效果可能更好。所以,假设市场中有一个共识,认为买一些漂亮50的公司就可以高枕无忧的话,那就是很危险的时候。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