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007壳王”大战:7股东联手阻击900亿私募大佬

把企业打理到最好时就卖掉,然后再持续生产企业。

——000007第二任实控人的经营理念

000007,这是一个在A股市场已经存在了27年的证券代码。股民给它的昵称也再直接不过——007,就是那套经典的系列电影。

007系列,是铁打的IP,流水的“男主角”和“邦女郎”,而“000007”背后的控制人,27年间也如流水一般,一代又一代。他们伴随荣誉与质疑,收购、重组、套现,上演了一部A股007系列大片,耗费资金数十亿元。

不同的是,邦德电影中,人物的立场分明,但在这控制权的修罗场上,他们只会看到金钱的盈亏分明。

最新的一部A股007大戏——控制权之争已经上演:“900亿私募大佬”失去控制权,败给了7个股东的联盟。但失败者可能不会就此罢休,这或让000007全新好的未来再添变数。

  七大股东联手挑翻“900亿私募大佬”

临近年末的11月26日,深圳市福田区理想时代大厦内,全新好(000007,SZ)召开了一场临时股东大会。

这场股东大会背后,对阵双方分别是:

守方:全新好第一大股东,“900亿私募大佬”韩学渊的汉富控股;

攻方:全新好第二大股东博恒投资及其六位盟友。

“战斗结果”是:

2018年才入主全新好的韩学渊被免去董事职务;

博恒投资实控人王玩虹及其盟友,成为全新好新一代实控人。

博恒投资方面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他们出来争夺控制权的原因很单纯:想逼汉富控股立即付清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1.59亿元。

但韩学渊方面不这么认为,反而说:博恒投资夺权的动机并不简单。

在临时股东会上的失败及失去控制权,只是事件的结果,其实在这天之前,证券市场里最看重的“趋势”,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2018年9月,韩学渊还是全新好的实控人。彼时,他被不少媒体称为“900亿私募大佬”,因为韩学渊曾对外表示:汉富打理资产达900亿元。但就在这名声鼎盛之时,他旗下诺远资产的一款理财产品突然宣布延期,随后诺远资产的其他产品也出现兑付问题。今年4月,全新好还发现汉富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

在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麻烦缠身之际,持股已久的第二大股东博恒投资则“挺身而出”。

今年10月,全新好陆续公告了两次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情况。由此,博恒投资、陈卓婷、李强等七方“结盟”,最终合计持股达22.08%,已经具备了超过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持股21.65%)的微弱优势。

拿下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则颇费周折。进入11月,博恒投资指称汉富控股的办公地“人去楼空”。博恒方面还称,汉富控股由于旗下产品爆雷,公司高管被抓,韩学渊自去年8月后就不敢回国。

暗流随之涌动。博恒投资随后提出罢免韩学渊董事职务、提名新董事。11月,全新好召开的董事会上,博恒投资的议案自然未获通过。但公司监事会这时站了出来,通过了相关议案并决定召集临时股东大会。

11月20日,汉富控股终于通过官方微信发声回应,称办公室是搬迁了地址,而“韩学渊当前正在(海外)全力推进公司海外上市战略及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但为时已晚。11月26日下午召开的全新好临时股东会上,韩学渊被免董事,而博恒投资方面推荐的4位董事均顺利当选。作为持股超20%的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对几大议案都投了反对票,但这样的反对未能改变结果,原因一方面是自身票数略逊,同时更多中小股东站在了博恒投资一边。

两天后,全新好正式宣告了实控人变更。

11月29日,在汉富控股的新办公地内未见到有人办公

那汉富控股近况到底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于11月底实地探访了解。

目前,汉富控股的新办公地位于北京市东三环的一处写字楼中,距著名商业中心三里屯不远,也是繁华所在。不过,记者当天在现场看到,这时虽是上班时间,该处大门紧锁,无人办公,也没有明显的公司标识,室内仅有一些简单的陈设。

汉富控股旗下一家公司的人士赵天(化名)解释称,公司工作正常开展,有回款、项目处置,公司进行人员精简,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外勤,基本“一个萝卜一个坑”。

在“逼宫者”博恒投资的相关人士李力(化名)看来,汉富控股搬离原办公地,一方面是租期到了,另一方面源于债权人去办公地讨债。他还提到,因汉富控股的事情,目前也有一些债权人去上市公司那里要债,他们也已向监管层反映。

李力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介绍了汉富控股此番“逼宫”的真实动机——反正不是为了控制权。

胜利者的算盘为追回资金还是夺权?

11月15日,全新好曾披露,博恒投资向上市公司发函称,汉富控股前期股权交易尾款1.59亿元,实为对上市公司的占用资金,应当归还。

“我们跟监管层也交流过,针对的就是1.59亿元,也是为了解决上市公司目前的困境。”对此,李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称,博恒投资方面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汉富控股存在占用资金行为,只是目前从全局发展考虑,还不方便公布相关证据。

不过,李力也知道,“目前汉富控股的实际能力和负债情况,不具备履行承诺的能力”。所以,博恒投资核心目的是希望见到韩学渊,解决股权尾款及上市公司问题。

按李力的说法,博恒投资此前也与汉富控股方面尝试沟通,但后来一直联系不上韩学渊,今年11月初黄立海辞去全新好董事长之后,也不能继续处理汉富控股方面的事宜。

“反正一句话为了股民好,为了大家也为了我自己好。”言谈中,李力还两次表示博恒投资无意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如今这一系列的经历,让韩学渊和汉富控股的形象,看起来与去年斥资近14亿元入主时大相径庭。毕竟,当时汉富控股入主时曾风光无限,被描述为“旗下控股及参股多个网贷、私募平台”。

近期,韩学渊终于开始陆续发声。

与博恒投资说法不同,韩学渊接受野马财经采访时称,与博恒投资之所以反目,是因为之前博恒投资找过汉富控股谈合作,“他们的想法想做第一大股东,要带一个资产来”。

这后来被韩学渊拒绝,原因在于,这个“所谓的高新技术企业”,预测每一年“所谓的8个亿的利润”,“我们做了一个尽调”,“完全不符合事实”。

对于欲装入资产的计划,李力则透露,博恒投资关联方此前曾耗资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169万元)投资了一项高新技术,被投资方在深圳设有工厂。今年2月,全新好相关人士建议把这项技术以1元或者0元装入上市公司,汉富控股在上市公司获得利润后,再经济补偿博恒投资。但双方在新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利益分红方面未能达成一致,合作未果。

该资产也被李力视为能够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标的,“该资产涉及大健康领域,科技含量较高”。

对于李力的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也曾试图联系汉富控股方面,但未能获得回应。

汉富控股旗下诺远资产于11月28日召开的投资人大会上,韩学渊还曾提及,当前外部谣言非常多,也面临着博恒投资的挑战,公司也做了很多努力,包括与监管的沟通,“公司也在积极筹备下一次股东大会”。

以近14亿元的高价入主,汉富控股自然对全新好不会轻易放弃。

据野马财经报道,近期,汉富控股方面向相关监管部门递交了反映博恒投资为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违规情况的文件,还质疑了博恒投资一致行动人买入股票的时点。

“即便这次我们丢掉控股权,我们也还会持续来想办法……重新地进入到上市公司。”韩学渊还对媒体说道。

也就是说,000007可能还会有一番争夺。

战火未泯,未来会否上演新戏码?

对于1.59亿元的占用资金,有全新好内部人士在11月底也向《每日经济新闻》称:“是真实的。”

那对这件事,上市公司当前的态度如何?

该人士说,“目前我们跟(汉富控股)的联系就是一个不能确认真实性的邮箱,我们有什么态度呢?我们当然希望汉富控股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履行承诺,把1.59亿元还给上市公司,解决困难。”

这位人士言语中略带的一丝无奈。全新好确实困难得太久了。

近年来,全新好已几乎沦为壳公司。2015年至今,公司年营收规模仅数千万元,目前收入主要靠物业租金,而炒股也偶尔能带来一些利润。去年,公司亏损近2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全新好亏损931万元。

而且,上市公司至今仍在解决练卫飞时代遗留的诉讼问题。

虽然在进行股权之争,但至少汉富控股和博恒投资都表示在改善公司的状况。

韩学渊方面,也曾对外表示:“练卫飞做实控人的时候,留下了很多的诉讼,还有很多的监管上的各种的问题,我们都立志于解决这些问题。另外……上市公司的业绩上面需要提升的,管理上面……团队上需要优化的,我们实际上都在做这些工作。”

而拿下权力的新实控人也有自己的计划,全新好目前为了扭亏计划出售一些资产。

去年,全新好与关联方合作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借此收购了明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66.67%股权。李力表示,其中就包括推动明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交易,这能够得到一笔利润,帮助全新好扭亏为盈,避免被“ST”。

谈及未来规划,李力称,一是稳定上市公司情况;二是从汉富控股方面追回1.59亿元款项;三是处理完上市公司相关诉讼,尽量将风险减到最小。当然李力也不忘说道:四是把前述高科技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给予未来发展新机会。

“壳王”往事:铁打的007,流水的实控人

从曾经赫赫有名的“深10股”之一的深达声,到如今的全新好,000007已在A股屹立27年。而自本世纪初告别国企身份后,全新好已几乎沦为壳公司。

27年里,前6代实控人和他们盟友,是如何上位,又为何离去?下面将一一道来。

“壳王故事”系列1、2

  告别贾伟时代后,A股007迎来广州汽车大鳄练卫飞实际控制的10余年。

“壳王故事”系列 3、4

  从幕后到台前,练卫飞因自身一堆庞大的债务,四处融资引发系列诉讼。上市公司则靠变卖资产熬了数年。在练卫飞之后,A股007的几任实控人均与其有或多或少的关联。

首先就是吴日松夫妇,他们以获得练卫飞相关股票的对应表决权之方式入主。

“壳王故事”系列 5

  这期间,资本大佬唐小宏的公司也曾拍下股份,却未谋求控制权,而是“护驾”吴日松夫妇。上市公司后也有了如今的名字“全新好”。

而在这一阶段,博恒投资也通过拍卖拿下部分股份,为其今年的上位埋下伏笔。

股市沉浮里,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当唐小宏欲抽身时,被称为“900亿私募大佬”的汉富控股韩学渊前来接盘,于2018年入主上市公司。吴日松夫妇这次,则因为唐小宏丢掉了控制权。

“壳王故事”系列 6

  去年斥资近14亿元入主的韩学渊,此后旗下金融公司爆雷,自顾不暇,甚至被指人已长期在海外,如前文所述,最近也失去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结语:壳游戏,是否也该换个剧情了

在资本变幻中,全新好(000007)的命运几度更迭。在2019年岁末,回顾A股007的往事,有一番特别的意义。

2003年,A股市场尚不如当下规范,在一篇当时的报道中,000007的第二任实控人新疆宏大董事长贾伟,曾直爽说道:“收购本身并不是目的,获利才是根本”,而宏大的经营策略就是卖企业,在全国做一个品牌,在这个品牌下生产企业,把企业打理到最好时就卖掉,然后再持续生产企业。

如今,恐怕没有任何壳玩家敢于直接对公众说这种话了!

2019年,随着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和投资者越来越实际。连游资都松口,称更看重有着良好业绩、内控稳定的公司。靠一时炒作逻辑吸引投机者的套路,已经不那么灵了。壳游戏的套路,又能吸引多少接盘者呢?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000007的股东人数不过2万出头,仅仅一家机构持股,而且就持有100股。

如今正争夺权力的两方实控人,未来打算如何经营公司?走过27年岁月的A股007,是否也该换换剧情了。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