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上市公司理财被坑

近日,深市上市公司康力电梯发布公告,称其投资7900万的私募产品——上海华领资产的“华领定制9号银行承兑汇票分级私募基金”出现本金及收益的偿付风险。踩雷这一系列私募产品的还有稍早之前出公告的两家上市公司,额度均为2000万元左右。该私募涉嫌集资诈骗已被立案侦查,公司实控人已被刑事拘留。

根据这一系列票据分级私募基金的基金合同,产品主要投资于银行承兑汇票或该等票据的收益权、债券及货币型市场基金、现金、银行存款(包括银行活期存款、银行定期存款和协议存款等各类存款)及其他高流动性低风险的金融产品。乍一看风险并不高,如果严格根据投资范围投资,实际风险也确实不高。

并且该系列产品多是分级型结构化产品,认购份额分为优先级与劣后级(遇有亏损,劣后先填坑,劣后亏光才轮到优先级),三家上市公司认购的均为适合风险识别、评估、承受能力较低的投资者的优先级。再来看收益,该产品合同中虽然没有明确约定收益率,但将业绩比较基准写为年化利息10%左右,这与以往出事的其他类私募基金产品类似,暗示稳健、类固收收益。

暂不论这一触雷是否会对上市公司相关的整体业绩构成不利影响。对于热衷于投资理财的一些上市公司来说,首先应该给大众一个交代的是其资金来源的合理性,若全为其历年积累的自有资金,可归为“咎由自取”、“愿赌服输”。但观察上市公司的钱袋子,可以发现自有资金使用起来虽然方便,但留存盈余等资金的数量毕竟有限,积累至可观规模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尽管也有部分上市公司利用自身的信誉优势,获得银行贷款相对容易,但借贷资金的用途要受制于银行监管,理财万一达不到预期收益,“套利”不成反倒受制于银行的还贷压力。因此,敢于借银行的钱理财套利的上市公司也不多见,债券市场亦同理。那么,上市公司的经营者很容易就将目光聚焦到了股民的钱,因为不用还。

理论上一级市场的高市盈率配合频繁的定增,可以让从股市融资几无成本可言。因而也就可以想象,一旦有个可观的理财收益率摆在面前,一些即便囊中羞涩的上市公司会首选哪种融资套利方式。忙着在股市聚敛资本,募资前一系列投资计划言之凿凿,但募资后投向进度缓慢,投资项目纷纷变脸,却喜欢“跑偏”赶理财的场,则成为常有的事。既令人错愕,也令人愤懑。这一情况在牛市当中最为常见,弱市也有耳闻。

众所周知,上市公司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主营业务发展之上。但倘若上市公司自有资金充沛,在没有找到合适的用途之前,适当的对外理财与投资也无可厚非,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总比浪费要好。但对于风险的把控是理财前提,对于文初爆雷的私募产品,虽然目前来看,属于该私募存心“做局”,但相关上市公司的董监高作为资本市场的专业人士,当初担任高管的时候,可都是通过了监管部门的胜任能力考试。在承担对外理财投资等含有可能对所在所在集体和外部利益有重大影响对任务时,有没有尽到勤勉尽责、谨慎履职的义务?踩雷之后,是否仅一则公告了事?都是值得深究之处。

如果只将问题归为“敌人太狡猾”,也有失轻佻。别的不说,该私募产品当中将业绩基准直接定在了10%左右的收益率,就应当引起警惕。公募基金等正规军一般会将产品业绩基准与某一相关指数或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相挂钩比较,直接定某一个具体数值,显然已经属于业内人士可以一眼指出的不合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上市公司对发行股票所募资金,必须按招股说明书所列资金用途使用。改变招股说明书所列资金用途,必须经股东大会批准。擅自改变用途而未做纠正的,或者未经股东大会认可的,不得发行新股。事实上,一开始就在招股说明书中指明资金或将用于委托理财也是鲜见,不过真要委托理财,上市公司起码也要有一个可以事先遴选出合格受托者的机制,投后管理也得跟得上。才能屏蔽掉文初这种道德风险高企,专业技能低下的山寨资管机构。将自有闲置资金交由道德水准在线,专业技能过硬的正规资管机构代为投资,约定好投资范围与策略,获得一个比银行存款高但不至于太离谱的收益率,不失为企业的一项理性选择。而一些上市公司的理财决策行为显然过于草率,甚至置相关法规“受托机构不得对客户的收益或损失补偿进行任何承诺”的明文规定,热衷于所谓的“抽屉协议”,对“刚兑”一直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并实际上成为某些上市公司理财热的一个重要因素。这种指导观念下,倘若诉诸实际,不出事倒真的是运气爆棚。

此外,为了约束上市公司使用非自有资金而是股民的钱来理财,可以将上市公司股权融资、定向增发再融资等资格与门槛,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收益率、现金红利发放率以及前期募资所投项目的进展情况联系起来,不达标准的企业不予融资,哪怕募资理由再冠冕堂皇。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