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亿元资产遭冻结!创始人变“老赖” 又一家公司或将退市

1992年,40岁的朱新礼辞去山东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职务,下海创办了汇源集团。那时的他应该没有想到,多年之后,他和他一手缔造的汇源帝国会陷入漫漫“暗夜”。

41亿元资产遭冻结

12月11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源资本)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遭冻结。

  公开资料显示,德源资本成立于2014年8月22日,属于私有股份制公司,德源资本及其母公司汇源国际控股的主要业务均为投资控股。

德源资本41亿资产被冻结与招商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有关。资料显示,德源资本在2015年3月曾出资30亿元,参与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根据中石化销售增资协议约定:在增资完成三年内,未经中石化书面同意,投资者不得转让或质押销售公司股权;引资完成三年后,若销售公司未实现上市,如果投资者要转让股权,中石化拥有优先购买权。

然而完成增资不到8个月,2015年11月,德源资本便将持有的2.4万中石化销售公司股份质押给了招商银行。如今这场混改已经过去了四年,中石化销售虽已改组成股份制公司,但仍完成上市计划,德源资本持有的2.4万股份也并没有被中石化回购,而处于质押状态。

  今年9月20日,招商银行曾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的财产,限额高达41.03亿元。其中冻结银行存款期限为一年,查封动产期限为两年,查封不动产、冻结其他财产权的期限为三年。而朱新礼正是德源资本的实际控制人。

据了解,德源资本与招商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于2020年5月13日开庭。

汇源果汁或将退市

回顾过去几年的种种,德源资本与招商银行的此次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可能只是朱新礼汇源帝国沉沦的一个缩影。

公开资料显示,汇源集团成立于1992年,汇源旗下的汇源果汁于2007年2月在港股上市,募资24亿港元,是当年港交所规模最大的IPO。

2008年,可口可乐拟要约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份,出价约24亿美元。受此消息刺激,汇源果汁总市值一度飙升到“最高点”36.36亿美元。不过这场收购案最终因触及《反垄断法》被商务部否决。

汇源果汁上市之后市值变化

在2009年至2016年的八年时间里,汇源果汁有七年扣非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在此期间,汇源果汁的负债率也不断攀升,到2017年中报时,汇源果汁的总负债规模已经达到115.18亿元。

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汇源果汁又遭遇内控问题出现违规担保。2018年3月,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尚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人民币贷款。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被港交所宣布停牌。

直至今日,汇源果汁也尚未复牌,公司2017年中报之后的定期报告也一直延期,如果汇源果汁无法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公司将面临退市局面。

汇源果汁或将退市的消息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有网友表示“可以投票让汇源不倒闭么?”;还有网友表示“当年否决可口可乐收购的人,现在它面临的困境谁来买单”;另有网友称“只是退市不是退出超市,还能买到汇源果汁”。

“卖身”可口可乐种下“祸根”?

为应对债务危机,汇源果汁曾试图与天地壹号“联姻”,用包括商标在内的等价资产出资,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但三个月后,该计划以失败告终,汇源果汁“第二次”卖身再度败北。

如果说上述“卖身”是为了救赎,那第一次的“卖身”则是让汇源果汁深陷泥潭的开始。在2007年创下港股最大IPO记录后,汇源果汁被饮料巨头汇源果汁盯上了。2008年可口可乐以24亿美元的价格拟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份。

对此,朱新礼寄予了厚望。为了提高汇源的资产评估价值,汇源曾大举扩产,裁撤变革渠道减少成本,提高利润率,同时大量装入资产让公司评估价值进一步提升。期间,汇源还完全裁撤了销售团队,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21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2007年底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销售人员则从3926人减少到仅剩1160人。

但在这场收购案因触及《反垄断法》被商务部否决之后,一心打算提前退休的朱新礼“如意算盘”落空,大刀阔斧的“调整”也让汇源果汁元气大伤。

2010年,并购被叫停的第二年,汇源果汁开始出现亏损,股价腰斩,扣非净利润连续六年为负,政府补贴和变卖资产,成了企业净利的主要来源。

此后,朱新礼虽然做了很多努力,引入职业经理人,多元化布局,但投资者和舆论把朱新礼的行为解读为:想把“猪”养得更大更肥,好再卖出去。此前,朱新礼曾对媒体表示“企业要当儿子养,还要当猪卖”,而这句话也成为朱新礼心中永远的“伤痛”。

亿万富翁变“老赖”

由于公司深陷债务泥潭中,朱新礼本人的生活似乎也不太好过。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以来,朱新礼已经被法院5次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22亿元。

而今年对朱新礼来说,亦是“不光彩”的一年。除了德源资本41亿资产被冻结,年初至今,朱新礼已经多次被相关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以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12月2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朱新礼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和动车、购买不动产、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这是他年初以来收到的第4个限制消费令。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朱新礼还是胡润百富榜上35亿元身家的富豪。从亿万富翁变“老赖”,朱新礼的2019年令人倍感唏嘘。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