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住“有钱人” 信托祭出高息现金管理类产品

2019年以来,除了银行的现金管理类产品明显放量外,信托公司的现金管理类集合资金信托产品规模也逐渐回升。

除了留住客户和接续产品认购档期之外,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现金管理类产品畅销背后,反映的是,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和资管新规过渡期,投资者更偏好期限短、收益稳定的产品,配置高流动性资产的需求激增。

与此同时,在“清理非标”和净值化管理等监管要求下,长于“非标”业务的信托公司,目前正通过现金管理类、证券投资类等“标品”信托业务,完善自身产品线,发力理财市场。

现金管理类业务回暖

历经了前一轮“非标”资金池清理,在规模大幅下降之后,今年,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规模重回上升通道。

记者梳理多款现金管理类集合信托产品的运行管理报告发现,受资管新规和“非标资金池”清理等监管政策影响,多款产品在2018年出现较大幅度的规模下降,去年,部分产品由过百亿规模降至数十亿规模。

不过,2019年以来,现金管理类集合信托产品的规模扭降为升。

比如,上海信托“现金丰利”系列,是被称为“信托资金池始祖”的现金管理类集合信托。其产品月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总规模约为432.42亿元,较今年三季度末的398.00亿元上升了8.73%,较年初的378.00亿元增加了54.42亿元。此外,华宝信托的“现金增利”系列,截至2019年9月30日,总规模约为50.47亿元,较一季度末的47.75亿元增加了5.69%。

去年下半年以来,不少信托公司开始搭建固定收益部,在债券市场上招兵买马。本报记者近日还获悉,南方地区某信托公司今年也搭建团队,推出“纯债”投资型、自有资金参与的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

“部分信托公司在现金管理类以及资产配置类信托产品发力,丰富产品线,吸引投资者。”用益信托研究院在最新一期信托周报中表示。

据相关统计数据,华润信托11月以来陆续发行了多款认购起点为30万元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其11月前半月所发的现金管理类产品,超过了9月份和10月份的总和。

据记者了解,华润信托自2011年开始推出“华润信托·聚金池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最高七日年化收益近5%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主要包括货币基金、银行的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券商的保证金管理产品以及信托公司的现金管理类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现金管理类集合信托产品,属于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类业务,与银行的类货基产品类似,投资范围宽泛,包括债券、央票、资产支持证券、货币市场工具等资产。此外,部分产品还投资一些信托市场特有的投资品种,比如6个月以内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期限6个月以内的有银行回购承诺的资产包、剩余期限在三年以内的信托计划等。

“信托公司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因为投资范围更广,在受到监管之前实质是‘可投非标的货币基金’,收益相对更高。”某信托公司投资经理告诉记者。

本报记者梳理信托公司官网和产品公告发现,信托公司的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普遍在3.5%~5%区间,比如上海信托·现金丰利A类七日年化收益率为3.7892%,华宝信托·现金增利七日年化收益率为4.089%,中航信托·天玑汇金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为4.9891%。

不过,公募货基的收益率大多数在2.4%~2.6%之间。比如,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为2.4420%,嘉实货币基金A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为2.4960%。天风证券此前也曾在研报中指出,“银行类货基收益率比公募货基高约100BP,在3.4%~3.6区间较为集中。”

记者从上述信托公司投资经理处了解到,当前大部分的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金融同业、上市公司等机构客户的认购规模高于个人客户。

“高收益也吸引了很大一部分银行等同业机构的资金,比如农商行、城商行等。”某信托公司研究员向记者表示,但个人投资者对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认可度和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流动性需求激增

与现金管理类产品前一轮的“火爆”不同,多位受访业内人士提到,2019年以来,银行“类货基”理财产品放量,以及信托公司现金管理类产品畅销,更多是资管新规过渡期,投资者更偏好期限短、收益稳定的产品,以及在经济下行期间投资者对资金流动性的需求更大。

自2013年余额宝推出后,“宝宝大战”使得普通投资者对于货币基金的认可度提高,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推出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也在激烈竞争中经历一波“火速”发展。

“互联网现金管理类产品做了市场开荒和投资者教育,而后起的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因监管优势取而代之。”一家国有大行某省分行的私行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后来由于监管对货币基金产品的规模、流动性、投资标的及集中度、赎回等作出了限制后,余额宝等“宝宝类”产品的规模和收益率持续下行。

本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了解到,2012年开始,银行、券商、基金和信托四大金融机构均陆续推出现金管理类产品,其中,信托系收益高,公募系门槛低。2014年至2015年期间,信托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一度超过5%,信托公司以此作为热销产品进行推介。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年时现金管理类产品更多配置了非标资产,借助当时市场低利率市场环境吸引客户,尤其是部分机构资金,而目前现金类管理产品更多是标准化债券资产组合,个人投资者对于此类产品需求上升较快。

去年以来,房地产信托、通道业务受限,工商企业类信托频频“爆雷”。袁吉伟认为,今年P2P爆雷、非标资管风险增高对于投资者影响较大,客户偏好降低,逐步增多对于低风险、收益稳健资管产品的配置。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郭晓蓓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和外部冲击显著的阶段,宏观经济整体呈现‘资产荒’状态,这个趋势将会延续较长的时间。”

意在留客户

不过,市场资金仍相对宽松充足。根据11月16日央行发布的前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前三季度国内人民币各项存款约190万亿元,同比增速8.3%,其中住户存款约80万亿元,同比增速高达14.4%。“但居民可投资的优质资产非常有限。”前述私行人士感叹。

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央行金稳局副局长陶玲此前在公开演讲中曾提到,“(资管新规)过渡期内新老产品共存,公众投资者普遍偏好期限短、收益稳定的老产品,对长期限、净值型的新产品接受度不高。这使得目前商业银行推出的大量新产品以现金管理类产品为主,与货币市场基金相似,其稳定性和监管都面临新的考验和要求。”

偏好短期限产品已逐渐体现在信托市场新发产品。普益标准12月3日发布的周报显示,11月最后一周,共有100款新成立的产品公布了期限,平均期限为18.89个月,环比减少5.06个月,降幅为21.13%。

“根据客户的不同流动性和风险偏好需求,银行理财市场上有7天、28天等多种类型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前述私行人士还进一步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比如我们在给私行客户做资产配置方案时,会留有一部分“紧急备用金”。按照国际通行惯例,以客户日常月度开支计算,留下6个月备用金,并将此部分资金放在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中。

“提升客户黏性,留住客户是信托公司加快推出现金管理类产品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位西南地区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信托客户在产品到期和认购下一只产品之间会有转档期,信托公司希望能把客户的资金留下来,这就相当于资金的“中转站”。

发力“标品”理财

那么,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将走向何处?

前述信托公司受访人士分析,当前资管新规过渡期,叠加房地产信托和通道业务受限、投资者风险偏好降低等因素,诸如现金管理类、证券投资类等“标品”信托产品,能够对接大量中短期资金。

所谓标品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按照信托文件约定,将信托资金投资于公开市场发行交易的金融产品的信托业务。投资标的主要包括股票、债券、证券投资基金、金融衍生品等标准化金融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监管来看,当前证监会对于货币基金的监管相对较为健全、完整,但银行和信托现金管理产品的监管规则尚处于缺失状态。

对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不同规则,上述信托公司研究员向本报记者举例分析表示,估值方法上,今年初摊余成本法估值的新发货币基金已经停止审批,但是银行和信托公司的现金管理类产品普遍还是采取摊余成本法。投资范围上,货币基金对债券的评级、剩余期限、偏离度等都有很严格的要求和限制,而信托目前只是要求标准化资产,可以投资一些高收益的信用债。

“后续监管部门可能针对同类产品继续拉平监管要求,促进市场有序竞争。”袁吉伟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信托类、银行类现金管理产品没有严格的规范要求,在底层资产配置上比货币基金更为宽松,收益率也高于货币基金,而且部分产品还配置了少量非标产品。

实际上,信托现金管理类产品早已备受“非标资金池”的质疑和治理。早在2014年监管层就发文要求清理非标资金池,今年银保监会在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的工作要点中还要求,禁止新增非标资金池,或通过分期发行、开放式、多层嵌套等方式变相新增非标资金池业务等。

“非标”萎缩已成必然。今年10月份央行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的征求意见稿,明确“非非标”属于非标资产。对此,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高级经理沈苗妙在研报中认为,“未来信托公司开发的现金管理产品将不能再配置新的‘非非标’资产来提高收益,而只能配置标准化资产。”

“目前大部分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基本上是从原来的非标资金池清理转变为现在的标准化资金池。”上述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监管的导向是希望信托公司做标准化产品,进行净值化管理。信托公司一直以来擅长‘非标’业务,目前构建标准化产品体系和投资能力,可以选择现金管理类产品入手。”

“不管未来银保监会出台何种政策,相比目前状态应该都是趋严的。”中铁信托高级研发经理朱晓林此前撰文指出,参照货币基金,现金管理类产品的重点规制领域包括:投资范围及资产期限,高度流动性资产比例,估值方法要求及限制,客户类型和集中度,信用风险管理,对系统重要性产品实施特别信息报送和资本管理,对客户的信息披露等。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