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批疑似失联私募公示 “打工皇帝”蒲晓东旗下上海银来上榜

11月22日,中基协公示第31批疑似失联私募名单,其中北京紫马投资基金、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等公司在列。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为银来集团的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也为银来集团董事长蒲晓东,而蒲晓东曾被媒体称为“打工皇帝”。

11月陆续公布三批名单

中基协在近期多次公布疑似失联私募名单,11月份就陆续公布了三批。其中,11月6日公布了45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11月13日,中基协再度公布了53家疑似失联私募的名单。时隔不到10天,11月22日,公布了第31批疑似失联私募名单,50家私募疑似失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中基协公示的第31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中,北京紫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列。

中基协数据显示,北京紫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22日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机构类型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法定代表人为唐学庆,不过目前北京紫马投资基金在中基协预留的公司网站已经无法打开。

中基协信息显示,紫马基金管理的基金仅有两只,包括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紫马紫辉精选FOF一号私募投资基金以及股权投资基金——北京紫马创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该机构因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已被列为异常机构。启信宝信息显示,唐学庆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合计25家,担任股东的企业合计有6家。

对此,私募排排网合规总监温志飞表示,通过分析这些失联私募可以发现,他们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其一就是私募股权类机构偏多,第二就是管理规模普遍偏小。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因为私募股权市场竞争环境比私募证券市场更为恶劣,而且面临的生存压力和风险更大,所以规模小的股权私募机构就更难以生存。

也有私募认为,在今年出现私募“跑路”现象之后,监管层明显加强了对私募行业的监管,主要包括涉嫌非法集资、挪用基金财产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开展募新还旧、期限错配的“资金池”业务等,偏离私募基金本源。而这些问题也是不少私募失联的重要原因,随着私募行业的壮大,监管层对私募基金的监管也将继续保持“高压”态势,促使行业健康发展。

曾被列入异常机构名单

在这一批疑似失联私募名单中,还出现了曾被媒体称为“打工皇帝”的蒲晓东旗下公司——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中基协数据显示,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还被列入了异常机构名单,异常原因是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此外,该机构于2019年8月22日被上海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

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2014年6月4日在协会登记备案,法定代表人是蒲晓东。启信宝信息显示,上海银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00%的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而蒲晓东持有40%的上海银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份。蒲晓东曾被媒体称为“打工皇帝”,他曾在苏州中茵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创兴置业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万佳锡业等公司任职。

启信宝信息显示,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风险信息合计超过了106条,其中裁判文书48条,被执行人信息合计7条,开庭公告32条,法院公告12条,股权冻结信息4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蒲晓东在今年9月18日被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列入了限制高消费名单,关联企业就是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案由是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

启信宝数据显示,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48份裁判文书中,较多的是作为被告身份,案由都是涉及到和客户的侵权责任纠纷。

其中,今年9月10日的一份任科美与上海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任科美于2017年12月25日出资110万元购买了“银来文旅1号私募基金1期”。被告上海银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被告银来股权投资基金的母公司,其于2018年11月曝出重大失信事件。2018年10月30日起,被告银来股权投资基金所管理的各个私募基金均发生到期无法兑付本金及利息的情形。

2019年3月7日,被告银来股权投资基金向上海证监局进行情况说明,其中就提到“银来文旅1号私募基金1期”存在资金挪用情况。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