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家公募掀换帅潮!股权变更动荡,外资控股基金公司要抢地盘了

2019年,权益类基金的火爆表现背后暗流潜涌。截至11月14日,上证指数今年以来涨幅为16.68%,沪深300涨幅为29.37%,权益类基金普遍跑赢指数。Wind数据显示,普通股票型基金和偏股混合型基金今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分别为35.80%和31.54%。

与此同时,今年甚至还有望再现年内收益翻番的基金。而上一次主动型基金实现收益翻番的年份还要追溯至2015年。此后,在2016年-2018年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公募基金行业再也没有出现年内收益率超过100%的主动型基金。

不过,新经济e线也注意到,今年以来,公募基金更换掌门人的数量也创下了历年新高。Wind数据表明,截至11月15日,共计有35家基金公司的董事长人选发生了变动,而去年全年才28家。

不仅如此,2019年似乎还是公募基金公司股权变更动荡的一年。据了解,基金公司股权的频繁变更,一方面是因市场份额向一线超大型基金公司高度集中,导致公募牌照稀缺性下降;另一方面是外资股东谋求控股权。

对此,基金专家望京博格表示,目前国内一百多家基金公司了,基本差不多都饱和了,估计也就只有大公司的日子好过了,小公司难啊……没钱、没人、没业务!银行理财子公司还飕飕的蹦出来。

“2020年4月之后,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也要抢地盘了,基金行业估计竞争更为血腥。”望京博格直言。“关键人家美国的贝莱德、先锋集团、道富环球都是指数价格战的专业选手,还有嘉信理财这样的杰出后起之秀……”

公募掀换帅潮

新经济e线调查发现,在公募掀换帅潮背后,一些小型公募基金已空壳化,深陷经营危机当中。如华宸未来基金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11月15日,在华宸未来基金原董事长于建琳届满离任近半年之后,公司终于迎来了新的掌门人。据证监会官网披露,新任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赵澍堂于11月13日到任。

令人震惊的是,成立于2012年6月的华宸未来基金迄今旗下仅有1只债券型产品,目前公司所管理的公募资产规模不足一亿元,仅有7000万元左右,其在全部公募基金公司中资产规模位居倒数第二位。

截至目前,公司股东分别为华宸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宸信托)、韩国未来资产基金管理公司(未来资产)、咸阳长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40%、35%、25%。

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外资股东未来资产是韩国最大的基金公司,但外方股东并未能帮助华宸未来基金在权益投资方面有所建树。

而且,华宸未来基金高管团队也一直处于动荡之中。仅以董事长一职为例,自2014年至今就先后经历了刘晓兵、向旭平、于建琳三任,其中向旭平任职仅5个月就因“任期届满”离职。如今,等到赵澍堂已是第四任了。

此前,公司董事长一职由现任总经理宋小龙代任。而宋小龙出任公司总经理也仅仅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其上一任同样仅在总经理的职位上任职了大约1年时间。

公开资料表明,赵澍堂自1983年历任乌兰察布盟商业职工中专团总支副书记、内蒙古银行学校教师,华宸信托主管会计、办公室副主任、主任、董事会秘书、董事、工会主席,现任华宸信托党委委员。

而在中国首批获准成立的“老十家”基金管理公司中,大成基金也于11月4日发布公告称,原董事长刘卓任期届满离任,吴庆斌出任公司董事长。后者先后任职于西南证券飞虎网、北京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广联(南宁)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机构。

2012年7月至今,任广联(南宁)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2年任职于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泰信托),2013年6月至今,任中泰信托董事长。资料显示,大成基金是中泰信托控股50%的子公司。

与此同时,大成基金董事会成员也完成换届并大“换血”。原第六届董事会成员刘卓、靳天鹏、孙学林、叶林、吉敏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就在10月,天弘基金也宣布公司掌门人完成人事更迭。10月15日,天弘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称,由胡晓明接任天弘基金董事长一职,任职时间自2019年10月8日起。井贤栋因为工作原因,不再担任天弘基金董事长。

公告显示,胡晓明曾在中国建设银行及中国光大银行等金融机构任职,2005年6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现任蚂蚁金服总裁。

另据统计数据表明,除了董事长以外,年内共计有50家基金公司更换了总经理,超过去年全年的43家。

股权变更动荡

此外,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现象还在于,基金公司涉及股东层面的股权变更也屡屡曝出,持续动荡。

10月31日晚间,ST康美(600518.SH)公告称,近日广发基金收到中国证监会的批复,核准ST康美将所持广发基金9.458%股权转让给广发证券。ST康美表示,此次交易预计将实现税前收益7.5亿元至8.5亿元。

早在今年1月底,ST康美公告,公司与广发证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拟将上述所持广发基金股权转让予广发证券,股权转让价款暂定为13.9亿元。彼时,ST康美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出售广发基金股权是其收缩战线、回笼资金的必然选择。

2007年,ST康美出资7656万元受让广发基金1200万股股权(占广发基金总股权的10%)。此后,ST康美持有广发基金的份额一直未变,持股比例略有稀释。此次交易完成后,广发证券持有广发基金的比例将增加至60.59%。

对此,有业内专家认为,当前基金公司牌照已不具有稀缺性,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发起设立基金公司,以及几家超大型基金公司之间的火拼,行业资源已逐步流向头部基金公司。面对基金业日益激烈的竞争格局,行业或将难以再获取超额收益。

可见,类似ST康美这样的中小股东们选择退出,就是为了兑现股权投资收益需求,以解燃眉之急。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除了广发基金以外,今年以来已有万家基金、华商基金、英大基金、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南方基金、华润元大等多家基金公司的股权变更申请获批。

9月5日,证监会发布《关于核准华润元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批复核准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华润金控投资有限公司认购公司的新增注册资本。上述增资事项完成后,3家公司分别出资30600万元、14700万元、14700万元,各占比51%、24.5%、24.5%。

同样,南方基金股权变更也于今年7月24日获证监会批复。核准华泰证券、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兴业证券等8家股东认购公司的新增注册资本。认购完成后,公司出资额变更为36172万元。其中,华泰证券14888.7万元,占比41.16%,为南方基金第一大股东。

截至目前,已递交基金公司变更5%以上股权及实际控制人申请的基金公司还有13家,分别包括易方达基金、中航基金、华泰保兴基金、朱雀基金、民生加银基金、金鹰基金、东方基金、太平基金、永赢基金、益民基金、兴银基金、浙商基金、新华基金。

其中,金鹰基金曾在2017年发生过股权变更。2017年11月24日,证监会下发《关于核准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股权及实际控制人的批复》,将原股东美的集团、东亚联丰投资的股权转让给民营企业东旭集团。此后,东旭集团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66.19%,广州证券持有24.01%,广州药业则持有9.8%。

不过,中信证券收购广州证券100%股权日前已获证监会核准,金鹰基金的股权结构或将再次面临变更。

外资基金抢地盘

新经济e线注意到,随着放开外资控股基金公司大限的日益临近,迎面扑来的或是一场血雨腥风。

10月1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宣布,证监会明确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其中,自2020年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这也意味着,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外资控股公募甚至外资独资公募将正式开闸,延续22年的以内资控股公募的行业格局有望在明年正式打破。业内人士预期,随着外资控股基金公司加入抢地盘,必将对国内公募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

据证监会发布的公募基金管理机构名录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27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44家,内资公司83家。

中外合资基金公司中,鹏华、景顺长城、海富通、华宝、泰达宏利、汇丰晋信等15家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为49%,另有10家合资基金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超过30%。

今年6月,证监会核准了摩根士丹利华鑫的股权变更申请,大摩华鑫由此成为首家外资相对控股的基金公司。摩根士丹利持股比例增至44%,为其第一大股东。同年8月,摩根大通旗下的摩根资管成功竞拍上投摩根基金2%股权。

至此,摩根资管将持有上投摩根51%的股权,成为上投摩根基金公司的绝对控股股东。如果顺利获批,这也将成为中国公募基金业首家被外资绝对控股的基金公司。

可以说,外资股东介入国内公募业务有多种选择。从是否为原股东角度,可分为原股东身份增持、作为新股东介入、自行成立新公司;从持股比例来看,分为相对控股、绝对控股,后者又包括全资、非全资两种。

此外,介入公募基金业务还有曲线救国路径,不少外资机构以WFOE PFM(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保底,进而以申请公募牌照、“私转公”、参股或控股基金公司等形式进军国内公募基金市场。

今年4月17日,贝莱德(Black Rock)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于2019年7月起生效。汤晓东曾任华夏基金总经理、广发证券副总经理等职务。在业内看来,贝莱德“挖角”汤晓东的举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冲击公募牌照而做准备。

对此,有业内专家表示,从海外资管巨头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及资金实力来看,其主观上大概率会选择自行成立新公司,以便自主布局中国业务、独占利润端。

但由于自行成立新公司,在投研、渠道、运营、管理上的人才培养需要一定时间,故控股中小型基金公司成为当下节省时间成本的可行之选。从摩根大通介入上投摩根基金、贝莱德洽购中金基金来看,均有所体现。

相比之下,外资介入国内优质头部基金公司实现绝对控股难度则不小。以前十大合资基金公司为例,除两家公司外,其他八家公司中的外资持股比例均偏低。原中方大股东若无退出意愿,外资通过大比例增持成为控股股东难以成行。

而对于外资现已持股49%的头部基金公司来讲,基于较高盈利水平及控股权转让的客观因素,实现绝对控股的可行性、股权报价也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来源:新经济e线 原创:新经济IP 微信号:netfin888;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