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建议:资本市场适当扩大做空机制特别是个股做空!尚福林等也有发声

  近年来,在金融体制机制改革不断深化,金融业开放步伐不断加快的背景下,我国资本市场有何突出问题,金融业如何高质量发展,财富管理行业如何回归本源,监管体制如何与时俱进,成为了社会各界关注的重点问题。

  在昨天举办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第七届年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原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央行原副行长李东荣等重磅嘉宾以及诸多业内资深专家齐聚一堂,在解读和探讨上述问题的同时,也给读者们带来了一场思想盛宴。

  楼继伟:发展资本市场需要转变监管思路,引入做空机制

  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年会表示,对外开放带来资本市场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风险和挑战。由于我国资本市场发展时间较短,上市公司质量、投资者专业化程度有待提高,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体系也有待完善。在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过程中,如何把握开放节奏、防控金融风险都是需要思考的重大问题。

  为此,他提出几点建议,一是监管规则要稳定、透明。随着营商环境的改善,外资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控股子公司,公司注册程序已经更加简便、高效。但公司实际开展业务仍需要较长的备案流程。特别是在备案流程不透明,仍然存在行政审批的影子。只有监管规则的稳定、透明,才能使得市场参与者的信心得到提升,才愿意来到这个市场,并持续参与市场投资。我们想要引入境外成熟的机构投资人,首先需要在监管方式、规则和流程这些基础性工程方面进行重点建设和提升,才能实现“筑巢引凤”,最终推动整个资本市场的成长和成熟。

  二是转变监管思路,引入做空机制。监管部门应该维护市场机制的公平和信息披露的充分,而不用主动去承担指数涨跌的责任。未来可以适当扩大做空机制,从而使得市场更有效的发挥价格发现机制,让好股票能被区分出来,也为投资人对冲下跌风险提供工具。目前,市场的多空策略实际上是个股做多,用做空股指对冲。建议适时推出真正的多空投资策略,针对个股做空,可采用行业个股做多的对冲机制工具,完善市场出清机制。

  三是资本项下审慎放开。一定要稳妥审慎地推进资本项目开放。资本项目开放对国家经济金融发展是一把“双刃剑”,要坚持积极、稳妥、有序开放,而不能盲目开放。尤其需要厘清的是,资本市场开放不等于资本项目开放。中国在资本项目开放问题上必须持谨慎态度,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分阶段、有步骤地培育资本市场工具、扩大外国金融机构的参与、放松资本账户交易管制。可以先从国债市场开始,然后在逐步推广至股票市场,但一定要形成闭环,防止套汇。同时,还要加强反洗钱制度建设,防止跨境资本流动的便利成为新的洗钱工具。

  总的来说,楼继伟表示,扩大开放有助于优化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有助于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有利于引导资本市场投资风格的改变。在反全球化抬头背景下,中国要以更大力度的开放应对美国封锁,以开放促改革,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尚福林:解决金融市场发展不均衡需要加大金融创新力度

  原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升级,金融发展不均衡不充分,金融体系不适应不匹配等问题仍然存在。为此,就需要加大金融创新的力度。

  尚福林指出,当前,我国融市场体系发展不平衡较为突出。典型表现就是,实体经济在融资上过度依赖银行,直接融资市场发展还不充分,资本市场短板明显。同时,从积累资本的角度讲,不管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还缺乏积累资本金的相应机制。这也是从长期看解决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重要环节。

  此外,我国金融服务体系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主要是由于多种原因综合影响,我国商业银行对服务民营企业顾虑较多。金融产品体系多元化程度仍有待提高。经过多年努力,传统单一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得到了重大改进,但是金融产品同质化问题仍然明显,难以有效满足创新创业企业、绿色经济转型发展等多元化的融资需求,也还不能很好满足居民财富积累的多层次资产配置需要,储蓄向投资转化的渠道和机制还需要不断拓展和完善。

  在引导金融创新推进的过程中,尚福林建议,要遵循几大原则。一是要服务实体经济,要围绕实体经济发展进行创新;二是要立足中国国情和金融本质规律,创新要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服从金融规律。金融创新活动既要注重吸收国外先进经验,更要符合中国金融市场成熟程度,否则好的产品也会“水土不服”。三是要统一市场规则,要不断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体系的金融框架。对于跨市场的创新业务,完善统一的监管规则,补齐制度短板,明确界定各方的风险防控责任,切断监管套利。同时,对不同产品要有针对性风险防范措施,健全金融基础设施,建好制度围栏,筑牢“防火墙”,为防控交叉金融风险提供有效保障,防止风险藏匿转移和相互传染。四是要规范科技运用,在金融创新活动中,要依法合规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手段,降低资源配置成本、风险管理成本、货币流转成本,扩大金融服务覆盖面,提高金融服务可得性。

  李东荣:财富管理行业需着力提升金融风险管控能力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在会上表示,当前财富管理行业仍然面临着经济转型攻关,金融开放深化,科技驱动加速等外部环境的新变化,存量资产处置,增量业务开发,新增机构定位等一系列改革转型的新挑战。在此背景下,如何提升能力,加速转型,应对挑战,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值得财富管理行业深入思考,妥善应对。

  他建议要着力提升金融风险管控能力。财富管理作为金融服务的重要领域,其发展的过程始终要贯彻风险防控的原则,因此,要注意有效地完善风险管理、合规管理、应急处置、内部控制等业务管理制度。做到风险管控能力与理财业务发展相匹配。

  李东荣指出,当前,要积极地发展和应用监管科技,夯实数据统计和风险监测基础设施,着力提升宏观审慎监管和微观行为监管的科技应用水平。我们希望对财富管理产品的发行销售、投资、兑付等运作管理的各个环节,进行全面精准的动态监管,特别是向上能够识别产品的最终投资者,向下能够识别产品的底层资产,真正实现财富管理业务的穿透式监管。

  吴晓灵:资产管理市场需实现统一监管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局长、CWM50学术总顾问吴晓灵提出了对我国资产管理市场统一监管的四点建议。

  一是建议监管机构正本清源,回归金融本质,在注重实质性的基础上实现统一监管。明确资金集合的资产管理产品的本质是证券,应归于证监会统一监管。

  二是在差异化监管基础上明确中介机构责任、资产管理机构信义义务。对直接融资中的中介机构不需要那么高的资本金要求,重在诚实信用和信息披露监管。明确资产管理机构对投资者的信义义务,通过相关规则和司法判例逐步细化信义义务的要求和标准。

  三是加强资产管理市场的法治建设。金融市场的本质是法治市场。一方面,应通过法律界定清楚各方主体的责任,特别是明确管理人和投资人的权责。另一方面,在司法实践中培养和建设法治市场,在诉讼中学习法治、建设法治,通过成立更多的金融法庭处理复杂金融案件,降低案件直接受理难度。

  四是树立大局意识,共同面对国际化挑战。建议厘清资产管理市场各方关系,通过立法修法,打破原有利益格局,树立国家利益最高原则。在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更是要承认国际通行规则,按国际规则办事,以国际规则促进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持续完善。

(文章来源:期货日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