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险情绪回落 富时中国A50直线拉涨0.8% 离岸人民币上涨

K图 CN00Y_0

K图 USDCNH_0

  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回落,富时中国A50直线拉涨0.8%。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幅扩大至0.46%,现报7.1318。

  美国三大股指期货上涨,标普500指数期货涨0.9%,道指期货涨0.8%,纳指期货涨超1%。热门中概股盘前普涨,阿里巴巴盘前涨1.52%,蔚来盘前涨4.71%,京东盘前涨1.88%。

  欧洲斯托克600指数短线上扬,涨幅扩大至0.7%。德国DAX指数涨1.35%,法国CAC40、欧洲斯托克50指数涨1%。

K图 GDAXI_0

  美布两油涨幅进一步扩大,WTI原油涨1%,报53.14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涨1.01%,报58.86美元/桶。

K图 bc_0

K图 cl00y_0

  避险回落打压金价,现货黄金回落至1500美元/盎司下方,跌幅0.26%。

K图 GC00Y_0

  【推荐阅读】

  鲍威尔极力否认搞“QE4”但缩表两年后美联储重回扩表

  北京时间10月9日凌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很快开始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以下简称扩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9月份隔夜贷款市场动荡、华尔街突发“美元荒”的回应。不过,鲍威尔在演讲中称,美联储具体如何扩表,将在未来的几天内解释,尽管这仍将涉及对美债的购买,但鲍威尔强调,不应将这种做法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和之后采取的量化宽松(以下简称QE)相混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也是美联储在2017年10月宣布缩表以来,两年后又回到了扩表的道路上。此外,不少细心的投资者可能已经注意到,美联储在1个多月前就已开始购买短期美债,当时市场已经有关于QE4的讨论,那么这次鲍威尔所说的扩表,是否是另一种QE?

  美联储现金储备降至1.4万亿美元

  “这并不是量化宽松,绝对不是。”鲍威尔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上表示。在更广泛的政策方面,鲍威尔坚持他最近的思路,他和美联储的其他政策制定者认为美国经济依然强劲,但容易受到冲击,特别是来自全球放缓、贸易和地缘政治(如潜在的混乱和英国“脱欧”)的冲击。鲍威尔称,美联储仍致力于支持经济复苏,但将依赖于经济数据,而不是预先设定的降息路线。

  截至今日,美联储已经在年内连续两次降息。芝商所“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联邦基金期货市场认为美联储在本月底再次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86.1%。鲍威尔讲话发布后,美股三大股指跌幅迅速收窄,短期美债收益率触及当日低点。

  在资产负债表的问题上,美国的隔夜回购市场在几周前曾出现剧烈波动,部分原因是随着美国企业纳税和财政部阶段债券拍卖,资金被吸出货币系统,造成“美元荒”。这种资金短缺导致回购利率飙升至10%,而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即银行之间为短期借款相互收取的费用,比目标区间高出了5个基点。

  而自从华尔街出现“美元荒”,美联储也一直在进行临时的操作,提供现金以换取超安全的资产。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即将开始更长期的操作,从而确保系统有足够的储备,并控制隔夜回购市场的波动。鲍威尔表示:“这种波动可能会阻碍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事实上,我和我的同事不久便会宣布措施,逐步增加储备货币的供应。”媒体称,美联储将于本月底的FOMC议息会议前宣布具体的措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美联储官员一直在考虑将储备保持在系统中适当的水平。据MorningStar数据显示,随着美联储在2017年10月宣布缩表以来,银行存放在美联储的现金水平已经从2014年9月的2.8万亿美元峰值降至约1.5万亿美元。当上个月美联储停止购买资产时,其储备已经降至1.4万亿美元。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三轮QE,使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高达4.5万亿美元。

  特朗普也曾尖锐地批评美联储两年前的缩表计划,甚至直接将其称之为“量化紧缩(QT)”,并指责这正在放缓美国的经济增长。鲍威尔在讲话中表示,美联储正在适应“充足的储备”制度,但现在正处于银行们所需要的水平上下。

  “正如我们在3月份关于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声明中指出的那样,在某个时候,我们将开始增加我们的证券持有量,从而保持适当的水平。那一天已经到来了。”鲍威尔说道。尽管鲍威尔并未说明美联储将如何推进扩表,但他很快给出了线索——这一计划不应与之前的三轮QE相混淆。相反,这将是一个更加“有机”的程序,将遵循与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所做的类似操作。

  8月底美联储已开始购买短期美债

  鲍威尔还称,美联储官员们现在正考虑购买期限较短的国债,而非长期的国债。他们认为,持有长期国债可以降低长期利率,推动投资者投资股票和债券,从而提振经济和金融市场。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美联储最近公布的几份H.4.1数据显示,其实美联储最近几个月来,就已经重启了资产的购买。当时,关于美联储提前扩表的预期就越来越强,甚至出现了“QE4”的声音。

10月3日美联储公布的H.4.1数据(图片来源:美联储)

  纽约联储在9月3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华尔街交易员普遍认为,美联储最早可能在2019年、最迟2025年开始购买美国国债,具体将取决于银行储备和包括货币在内的美联储其他债务的增长。纽约联储是美联储公开市场操作的执行机构。根据该报告收集的预测,到2025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可能上升到3.8万亿~4.7万亿美元。

  2008年11月25日,金融危机席卷全球,QE1横空出世。美联储决定购买由房利美、房地美和联邦住宅贷款银行发行的价值1000亿美元的债券及其担保的5000亿美元的资产支持证券(MBS)。到2010年3月QE1结束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已经躺着1.25万亿美元的MBS资产,1750亿美元的机构证券和3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总计1.725万亿美元。

  2010年11月,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的背景下,美联储推出了QE2。该轮量化宽松包括6000亿美元的证券购买,一直持续到2011年6月。

  2012年9月,美联储推出第三轮QE,每月购买400亿美元的MBS资产;2013年1月起,在每月购买400亿美元MBS资产的基础上,增加购买45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2014年1月起,购债规模开始逐渐缩减,QE3在2014年10月正式结束。(每日经济新闻)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