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垮美国股市的不是基本面 而是三股势力

K图 djia_61

K图 ndx_61

K图spx_61

  美东时间10月2日,美股三大指数大幅度下跌,道指暴跌494.42点,创一个月以来收盘新低。道指下跌幅度达1.86%,报26078.62点;标普500指数跌52.64点,或1.79%,报2887.61点;纳指跌123.44点,或1.56%,报7785.25点。

  多数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示,触发美股全线下跌的是近来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

  尤其是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10月1日公布的9月ISM制造业活动指数,该指数创下了2009年6月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最低值,从49.1下降至47.8,低于市场平均预期的50.2。这个数字低于50就意味着制造业活动出现萎缩。

  不过从大背景来看,金融服务公司B。 Riley FBR Inc。首席全球策略师兼董事总经理马克·格兰特(Mark J。 Grant)对《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现在卷入三个主要战场,一是中美双方围绕关税问题的摩擦,但中美之间的不只是贸易问题,而是现实中的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另外,全球一些央行降低利息率,一些国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处于负值,瑞士等国30年及以下期限国债收益率全部为负数,美联储因此作出回应,自2009年以来首次进入降息通道;第三是在美国国内,民主党和共和党围绕弹劾调查展开的博弈。

  在格兰特看来,进入10月份后,美股市场波动性开始升级,直到这三个战场趋于平静。虽然这三个因素或长或短都已存在,但近来遭糕的数据加剧了投资人对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忧。

  制造业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出现疲软迹象后,就业市场开始出现下滑的迹象也开始显现。

  制造业数据后,金融市场都在等待有“小非农”之称的ADP就业数据,它通常被视为预测非农就业数据的重要参考指标。10月2日公布的ADP就业报告显示,美国9月ADP私营部门就业人数新增13.5万,市场预期增加15.2万人。8月份的ADP就业人数增加19.5万,进一步证实了美国就业增长正在放缓。此前,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8月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仅增长13万人,低于华尔街预期的15万,远低于过去三年的平均值193万。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ADP就业数据的并非最好的指标,自2018年1月到现在,在20个月的非农就业报告(NFP)中,ADP正确预测非农就业变化共有9次。但不管怎样,ADP就业数据与制造业数据相结合,加上美国的政治事件,足以使市场情绪向负面倾斜。

  此外,美国能源信息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报告称,美国原油库存连续第三周上升,这也加剧了投资人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

  New Finance,LLC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翰·梅森(John Mason)认为,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结束时从外汇市场和股票市场传来喜讯,这些表明尽管经济增长速度不快,但经济仍在继续增长,而且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经济学家们相信全球制造业持续萎缩可能促使美联储在10月下旬的会议上进一步降息。此前美联储已经在连续两次会议上分别降息25个基点。梅森对《财经》记者说,美联储与美国股市之间的关系与过去十年以来的关系已经不再相同。

  另外,通胀不及美联储设定的目标也让人头疼。其实顽固的低通胀成为很多央行共同面对的问题。自2019年以来欧元区通胀数据持续低迷,除了6月附近小幅回升至1.7%,总体处于持续走低的过程中。近期欧洲通胀维持在1%附近,远低于2%的政策目标。7月美国通胀略微上扬,但仍然低于联储的目标水平。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7月同比上涨1.4%,高于6月的1.3%。其中核心PCE价格指数上涨1.6%,与上月相同,继续低于2%的目标水平。另外,7月CPI指数同比上升1.8%,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指数上升至2.2%。

  有分析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较低的生产率增长造成企业投资机会减少。因此投资者将更多资金投入安全资产而非提高生产力的投资项目。低利率环境下,企业也往往通过发行债券融资用于回购股票而非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和扩大产能。考虑到市场饱和以及贸易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企业在投资方面特别慎重,同时企业在雇佣活动上变得更加谨慎,小型企业尤其犹豫。投资的疲软又使社会总需求不足,导致通胀常年不及2%的目标。

  尽管美国经济有让人担忧的部分,但格兰特指出,虽然政治永远是市场的一部分,但现在美国已经达到了某种狂热的地步,以至于政治正在迅速赶超经济数据以影响市场。

(文章来源:财经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