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纾困基金、首发股变现、降低负债率:多公司减持悬顶 最高减持2.5亿股

K图 002385_0

K图 002935_0

  9月23日晚间,多家A股公司齐发减持预披露公告,部分股东实现“顶格减持”,减持数量最多的单一个体高达2.5亿股。

  从减持原因来看,首发股变现、定增股解禁、降低负债率、偿还纾困基金等不一而足,可见多家A股公司股东通过本轮减持,部分将实现“上市造富”,另外一部分则在为此前的高杠杆、高质押还债。

  减持原因分化

  截至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稿,拟减持股份数量最多的标的为大北农。9月23日晚间,大北农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董事长邵根伙计划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5亿股,占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6%。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总数的2%,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总数的4%。

  根据大北农23日最新收盘价5.12元推算,本轮减持变现金额接近13亿元。

  通过对9月23日晚间发布减持预披露公告的上市公司梳理,不少股东减持的原因在于降低杠杆。以大北农为例,该公司在公告中明确,邵根伙减持大北农的原因,在于偿还银行借款,降低负债。

  此外,还有一类股东则计划减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前持有的股份。这类减持标的以次新股为主,减持主体则多为上市公司董监高。

  天奥电子23日晚间发布公告,该公司近日收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郑兴世、黄浩、叶静等提交的《减持股份告知函》,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均为本人所持公司股份的25%,也就是说都将进行“顶格减持”。

  首发机构也成为次新股减持大军中的重要主力。万林物流23日晚间披露《股东减持股份计划公告》,靖江合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2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0%,股份来源为该上市公司IPO前取得的股份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方式取得的股份。合创投资拟于此次减持计划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6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

  值得注意的是,次新股解禁期满后,股东大举减持在近来有增多迹象。就在昨晚,次新股捷佳伟创也曾发布公告,持股均为3.42%的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伍波和公司监事会主席张勇计划在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均不超过2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80%)。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初步统计,倘若按照捷佳伟创最新收盘价格计算,伍波和张勇两人套现金额将分别接近9000万元。

  定增股变现也是减持阵营中的一员。鹏博士23日晚间发布公告,股东通灵通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864万股,不超过占公司总股本2%。通灵通参与了鹏博士2007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锁定期限至2010年5月22日止。

  降低质押率

  大股东减持,一方面在实现造富,另一方面还有一大附带效应,即相关股东的股权质押率有望降低。

  邵根伙减持大北农的目的便指向降低质押率。根据统计数据,邵根伙最新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高达16亿股,占其持有的股份数量的98%,从质押日算起,多笔股权质押至今股票已经录得20%以上的跌幅。通过本轮减持,高悬在邵根伙头顶的高质押危机将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回溯发现,2016年,邵根伙曾办理股票质押手续,质押股数3.2亿股,这是邵根伙近年来借贷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但此后,大北农并没有披露这笔质押的最新进展情况。倘若这笔负债至今没有偿还,而邵根伙又如期完成本轮减持,那么其负债率无疑将大幅降低。

  此外,还有上市公司股东出于偿还纾困基金的角度进行减持变现。

  万里石9月23日晚间发布公告,该公司于近日收到董事长胡精沛《关于减持公司股票计划告知函》的通知,减持原因系偿还纾困基金。

  目前,胡精沛持有万里石股份31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93%。胡精沛计划在本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至2019年12月31日,减持万里石股份合计不超过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股份来源为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股份。

  2018年底,万里石第二大股东胡精沛、第三大股东邹鹏曾筹划向西藏福聚投资有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或投票权委托。此次减持是否与此相关尚不得而知。不过,由于胡精沛目前所质押的万里石股票占其持有的股份总数的65%,因此,虽然名为“偿还纾困基金”,大概率也与降低股权质押率有密切关联。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