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备战科创板打新: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基金最早6月5日发行

  继首批7只科技创新基金成立后,又有5只科创主题基金拿到了核准注册的批文。

  5月2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鹏华基金广发基金富国基金万家基金华安基金旗下各有一只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混合型基金正式获批。此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与承销业务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已明确,以封闭方式运作的公募基金(主要投资策略包括投资战略配售股票)可参与科创板股票IPO的战略配售。同时,因为科创板将优先安排向战略投资者配售股票,由此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基金备受市场关注。

  另据记者了解,针对这5只刚刚获批的基金,上交所规定了统一发行时间,最早可发行日期为6月5日。同时,基金简称及代码的分配将采取抽签的形式来确定。

  公募两种方式参与科创板打新

  在A股市场,申购新股往往被各类投资者视作获取稳定投资收益的好机会。但在科创板一系列新规下,通过打新获取丰厚收益的难度加大了。同时,科创板新股申购参与规则更多向机构投资者倾斜,未达门槛的个人投资者需要借助公募基金等渠道才能参与科创板打新。由此,市场对于科创主题基金的热情较高。

  根据上述《指引》,公募基金主要可通过“战略配售”和“网下配售”两种方式参与科创板打新。战略配售优先级高于网下配售,但参与战略配售面临锁定期。近期,不少基金公司都释放出拟参与科创板打新的信号。目前来看,无论以“战略配售”形式参与,还是网下打新产品,都各有千秋。天相投顾投资研究中心负责人贾志认为,封闭运作只是想从制度上约束投资者追涨杀跌,科创基金打新获配的产品也有锁定期。

  就战略配售而言,目前市场较为关注的焦点之一是,在科创板新的发行制度和定价机制下,为科创板企业IPO定价也存在挑战。据了解,考虑到科创板对投资者的投资经验、风险承受能力要求更高,科创板取消了直接定价方式,全面采用市场化的询价定价方式。并将首次公开发行询价对象限定在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七类专业机构投资者。同时,在询价、配售和交易三大环节对IPO定价进行约束。

  广发证券投行业务管理总部总经理何宽华表示,在当下中国经济环境下,注册制更为重要的核心是价格和发行节奏的开放。价格开放的核心在于形成均衡的博弈格局,即发行人与投资人之间在定价时要做到充分博弈,使得价格定在合适的水平。定价最重要的是坚持双方的充分博弈以及坚持规则的稳定性。此次科创板要求券商跟投参与战略配售,一定程度也是为了进行定价约束。这对于券商的定价能力,对参与定价的网下配售机构定价水平都提出一定的挑战。

  对于公募基金参与战略配售能否获得(低位)价格优势,鹏华基金稳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姜山告诉记者,按照海外基石投资者的操作惯例看,在战略配售之前,拟参与战配机构和发行人之间会沟通未来预期发行的一个价格区间,包括上限和下限。战略配售的投资人根据这个上下限决定是否参与,它们首先必须要接受上限才能参与,即哪怕是询价到上限,从投资价值的角度上来讲,企业也具备投资价值。“但国内的战略配售是否比照基石投资者的方式,在发行前就可以进行相关较为细节的价格沟通,目前尚待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明确。”姜山表示。

  他还谈道:“如果参照海外基石投资者方式参与战配,作为公募基金,初期我们会更谨慎一点,作为公募基金,反悔的代价相当高昂,也会引发监管和舆论的重点关注。所以在初期监管许可范围内的沟通中,我们也会更加细致,来确保既然决定了要参与,那就不会出现去反悔、毁约等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上述《指引》的相关要求,去年7月成立的6只战略配售基金也符合科创板战略投资者标准。而这6只基金对应的基金公司中,也有公司上报了科创主题封闭运作基金。《指引》已提出:“证券投资基金参与战略配售的,应当以基金管理人的名义作为1名战略投资者参与发行。同一基金管理人仅能以其管理的1只证券投资基金参与本次战略配售。”但目前市场对于一家基金公司是否可以通过两只(符合条件的)基金同时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仍存有疑虑。

  对此,姜山表示:“目前没有很明确的规定,但我们倾向一家基金公司只有一只战略配售基金是最合理的,因为一家基金公司有两只以上战略配售基金可能会遇到很多利益冲突,以及内部风控机制无法理顺的问题,也可能很难做到对一个公司发行的不同战配基金持有人公平公正。”

  需控制回撤及波动

  从科创板本身来看,截至5月24日,上交所科创板受理企业数量已超过100家,但并没有太多市场所期待的公司出现在申报名单上。

  对此,何宽华认为,监管机构本身以及社会各界一直不断思考科创板的定位,科创板承载了一个很重大的期望,即希望科创板成为科技兴国、科技强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对科创板企业范围的“三个面向”提出很高的要求,即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市场重大需求。“关于科创板要求我们保荐工作指引,提出六个是否,非常强调‘科技’这两个字。像一些呼声较高的明星企业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梯队里面,主要是它们还不是科技驱动型的,而是商业模式驱动型的,在首批科创板中不要急于考虑这类企业。”

  此外,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也向记者指出,呼声较高的企业之所以没有出现在申报名单上,也可能是这些企业在犹豫之中。“与美国市场对比,过往20年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已经形成一套非常成熟的游戏规则,大家知道怎么能上,上了之后可以怎么做,可以有什么获益,面临什么样的挑战,这个市场规则非常稳定。”他继续分析道,科创板的游戏规则大家不清楚,上市可能没有难度,但上了之后呢?现在只能看到只言片语,也许会破发,也许业绩不达标几年都不能再融资,那上市的目的也就不存在了。很多生物医药企业10年没有利润甚至没有收入,在美股市场是非常正常的。但在A股这套游戏规则是什么样的,某些企业在观望。

  另一方面,科创板允许亏损企业上市、前5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等新规,对公募基金的选股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广发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拟任基金经理李巍表示,社会各界都对科创板给予了高度关注和殷切期望,但作为专业
的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应当保持冷静思考和战略定力,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和策略,回归投资的本质,挖掘那些真正有核心竞争力和成长空间的公司,并为其合理定价。

  姜山则谈道,从历史情况看,具有牛股潜力的投资标的,长期来看一是能得到国家战略扶持的行业和企业,二是符合未来长期发展方向、适应国民真正需求的行业,并在这个行业中间可以占据主导性优势地位的企业。

  “科创板的企业即使未来会出现失败的情况,但大概率还是可以看到一些获得成功的企业,这里面具备创新要素的企业可能占到大多数。可能我们不会每一笔投资都做到百分之百成功,但我希望在我们专业的挑选下,从整体上来说,我们可以给投资人带来一个比较不错的回报。”姜山表示。

  贾志则认为,公募科创板基金在筛选投资标的时应该有PE的思维,同时控制好回撤,控制好波动。

  此外,岑赛铟向记者指出,对于非盈利企业,需要用国际化眼光进行估值,可参照港股与纳斯达克的经验。他举例说,中国创新药企业可以采用两种估值方式:第一种是临床数据对比,将预期在科创板上市企业的临床3期试验数据与已在港交所、纳斯达克等上市企业的临床3期试验数据进行比对估值;第二种是按照它的药物上市后最大销售额进行估值。“机构已经习惯了PE估值方式,如果采用新的估值方式可能会不习惯,需要有一段时间的教育过程。科创板上市将是一个重新学习、重新平衡、重新理解的过程。”他谈道。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