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多年定投 我有两大遗憾

  遗憾是生活的一部分,投资也总有各种遗憾。

  从“后视镜”里面看,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采访了一些做定投的小伙伴,他们的遗憾大抵相似:

  1、没有适时止盈

  曾经有一份不错的收益摆在我面前,我没有止盈,等到失去时才追悔莫及,定投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2、没有在低点加大定投金额

  我们曾经做过数据测算,“低点多投、高点少投”可以进一步摊低定投平均成本,让定投的效果更好。

  “别人贪婪时恐惧,别人恐惧时贪婪”巴菲特的至理名言,我们听到耳朵起茧。

  道理谁都懂,能做到的人却寥寥。原因很简单,人性厌恶亏损、追逐收益。

  定投是逆人性的投资方式,能坚持下来已殊为不易,而“适时止盈”、“低点多投”又把难度提升了一个等级。

  所以,这样的遗憾很难避免。

  如果你不甘心这样的遗憾,也有办法——

  人性克服不了的,可以借助于工具,智能又科学的工具。

  比如下面这样的:

  1、用美联储都在用的估值模型,判断低点or高点

  这个模型叫FED模型,是由时任Deutsche Morgan Grenfell首席经济家学的Edward Yardeni在1997年提出的,当时也称为格林斯潘模型。

  FED模型是用股市的盈利收益率(也就是市盈率PE的倒数)减去长期国债收益率(如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得到一个股债收益差,其实就是股权风险溢价。

  股债收益差越高,股市越值得投资。

  反之亦然。

  FED模型的思想简洁而深刻,

  被广泛使用。

  美联储在1998年2月的货币政策报告中,就曾将美股市场的盈利收益率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加以对比:

  这个模型在A股也适用。

  我们拿上证综指举个栗子。

  在2016年熔断后和2018年底,股债收益差曾经分别创出高点,也就是股市的极佳买点(下图红圈)。

  在2015年牛市和2018年初,股债收益差也曾跌破到均值以下,最后股市都迎来比较大的跌幅(下图绿圈)。

数据来源:wind

  不过,光有这个模型还不够。

  2、通过指数过去一年的涨跌幅,判断定投时机

  指数中短期的走势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

  市场情绪的波动,往往会带来较好的买点。

  通过过去1年的涨跌幅来跟踪市场的走势,跌幅越大,往往对应的是更好的定投时点。

数据来源:wind

  综合以上两个指标,能够科学地判断定投时机,有效地做到“低点多投,高点少投”。

  3、止盈:除了目标收益之外,还要考虑市场本身

  目标收益率止盈是当前很多人采用的定投止盈法,简单、干脆。

  不过,仅仅考虑目标收益率止盈,往往会出现“过早”止盈的情况——虽然达到了设定的目标收益率,但市场并没有高估,还会进一步上涨,止盈错失了后面的涨幅。

  如果结合FED模型来判断估值,在市场处于低估的情况下,即使达到目标收益,也暂时不止盈;

  只有达到目标收益且市场估值也不再便宜的时候,实施止盈。

  这样的定投止盈是不是更优秀呢?

  如果能做到以上三点,定投中的遗憾会少很多。不过凭一己之力,实施起来难度不小。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小基快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