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市持续弱势震荡 基金经理持仓结构向确定性“并轨”

  近期,市场出现剧烈震荡。上周(5月6日-10日),上证综指下跌4.52%,5个交易日振幅均超过1%,其中更有两个交易日的日内振幅达3%以上。在这种背景下,多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表示,公募基金在仓位上普遍较为积极,但在具体配置的结构上呈现出向确定性“并轨”的态势。

  仓位以静制动结构动静结合,基金经理的“变”与“不变”

  近期,市场出现剧烈震荡。上周(5月6日-10日),上证综指下跌4.52%,5个交易日振幅均超过1%,其中更有两个交易日的日内振幅达3%以上。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多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了解到,公募基金在仓位上普遍较为积极,但在具体配置的结构上呈现出向确定性“并轨”的态势。

  上周一(5月6日),A股市场出现大幅调整,三大指数均创下年内单日最大跌幅,两市再现千股跌停。

  “‘五穷六绝’的开端相当惨烈。外部环境的变化,让此前高位盘整的市场出现情绪化的宣泄。综合来看,市场在急涨之后的回调、上市公司业绩不及预期、外部环境生变等因素,在这一时点达到共振,触发市场情绪的短期集中宣泄,市场走势一发而不可收拾。随后,市场迎来廓清认识的盘整和博弈期,再后来(周五),恐慌情绪出现修复,投资者趋于冷静和理性,市场反弹。”綦田分析说。

  浦银安盛基金认为,引发周一市场大跌的直接原因首先是外部环境出现的变化。其次,今年年初至4月中旬,沪深300、创业板等主要指数均在短期内快速上涨超过30%,各大指数估值快速修复至历史均值,已经基本消化了2018年的过度悲观预期,市场存在较大浮盈兑现的压力。第三,市场对未来流动性将边际收紧的担忧压制了资产价格。但浦银安盛认为,投资者不必过于纠结于货币政策的变化。4月下旬以来,监管层反复强调货币政策跟随经济状况适度微调,不会出现大幅度调整,总体保持稳健。此外,外部环境本身具有难以预测性,对于二级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参与者的情绪上。

  市场剧震,基金经理如何操作?綦田表示,对市场具体走势难以预估,但整体仓位仍然积极稳健。“在市场重挫之下,出于流动性的安排,会有对仓位有所调整。但是,这主要是一种对市场短期巨变的应变措施,在整体仓位上,我仍是审慎偏乐观的,目前仓位仍高于基金合同要求和行业同业。毕竟,有仓位,遇到反弹才不至于踏空,有仓位才有未来。”资讯显示,綦田管理的股票型基金在5月6日的净值回撤幅度大于上证综指,但小于深证成指创业板指

  另一位一季度绩优基金经理表示,其产品仓位的变化多为基金规模激增后的被动行为。“产品规模的急剧上升,凸显仓位控制的需要。如果纯粹从行情来讲,4月市场虽有盘整,但是大幅下跌的风险较小,所以在仓位的安排上,除了保障产品流动性以外,仍以积极乐观为主。事后证明,这样的积极乐观遭遇了市场寒流,但是大部分人在4月底,并未能预估到5月开局市场的短时间剧震。”该基金经理表示。

  市场大跌也意外暴露了部分次新基金的建仓情况。数据显示,部分次新基金在建仓期遭遇市场宽幅调整,基金净值的变动与相关指数及基准的变动较为一致,显示出部分产品建仓速度快且仓位较高。“次新基金在建仓之际,市场即进入高位盘整,但是并不到需要为市场大跌做准备的地步,高位盘整反而会让部分个股的投资价值得以显现。而且对于长期投资的公募基金来说,在择时上多数并不积极主动,此前的建仓是基于对后市的乐观判断。没想到此次外部环境的变化来得如此突兀,对很多基金经理来说,缺乏系统应对的时机,在仓位的控制上也很难预调。”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人士表示。

  结构向确定性“并轨”

  “在当前复杂的市场环境中,投资的结构优化很有必要。目前,我主要在消费和科技两类个股中做动态调整。”綦田表示,在市场宽幅震荡之际,虽然仓位仍然较高,但在结构上,也做了一些调整。而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基金经理在投资上大多坚持确定性机会,配置多以稳定稳健为特色的消费行业和以创新发展为目标的科技行业为主。

  具体来看,消费行业仍然是基金的核心配置之一。新时代证券分析师樊继拓表示,从公募基金一季度数据也可看出,基金主要加仓金融、必选消费,减仓成长、周期及制造板块。分大类板块来看,一季度公募基金在必选消费、可选消费、成长、金融、周期及其他的持股市值占比依次为26.98%、7.86%、18.05%、24.23%、5.31%和17.56%,与2018年四季度相比,环比变化依次为1.93、-0.84、-2.06、5.20、-1.13和-3.10个百分点,大幅增配金融和必选消费板块。

  进入4月,市场虽有盘整,但是消费行业仍然是基金收益的“源头活水”。资讯显示,4月部分权益类基金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这些绩优基金持仓以农业、消费类个股为主。创金合信基金表示,2019年年初社融增速逐渐企稳,市场开始逐渐预期经济见底回升,消费行业估值得到大幅修复。微观层面上,部分消费行业龙头公司的一季度业绩情况好于预期,且一季度1-2线城市地产销售及二手房销售回暖,地产后周期消费行业悲观预期也得到大幅修复。

  另外,对外资流入的预期,也是消费行业获得基金青睐的重要原因。广发基金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李耀柱认为,我国消费行业是全球最具有竞争力的行业之一,居民人均收入增长、需求提升、消费者结构改变等将成为消费企业持续成长的长期动力。自2017年3月份以来的最近两年,外资偏好流入的行业呈现高度的集中性,食品饮料、家用电器、医药生物等大消费最受青睐。今年5月份将迎来MSCI第二次扩容,从中长期来看,外资参与A股的程度会继续提高,机构对消费龙头企业的持续偏爱,有望进一步提升消费板块的估值水平。

  与消费行业一起,科技行业同样成为基金重点布局的领域。晶宏投资总经理潘玥指出,在当前时点,更看好科技股。潘玥认为,茅台等高端白酒企业的发展可以视为价值投资的一次胜利,但坚持科技创新、切实发展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同样能持续创造利润,用利润增长支撑估值提升。因此,坚持自主创新的优质个股和优秀白酒股等一样是中国的核心资产。(中国证券报)

  杨德龙:A股黄金十年启动,坚持价值投资做好公司股东

  为了保证经济稳步增长、实现高质量发展,我国政府今年以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大幅减税降费、加大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等。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长继续稳中有升,整体表现好于预期。

  房地产经调控已经产生效果,炒房现象大大减少,二手房成交量大幅下降。中央近期再次强调“房住不炒”,表明房地产调控方面并没有放松。整体来看,当前大部分城市房价高企,投资楼市的预期回报率势必下降,这会导致居民将资金从楼市中撤出,寻找新的投资机会。股市作为流动性最好的市场,有望吸引这部分资金,从而给资本市场带来很大的增量资金。这是我在今年初提出A股市场将迎来“黄金十年”的第一个重要逻辑。

  今后我国将加强立法,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创新。我国经济增长已从原来的粗放模式向高附加值增长模式转变。虽然经济增速有所下降,但是经济增长质量提高了,各行业利润进一步向头部公司集中。这是A股市场将迎来“黄金十年”的第二个重要逻辑。

  第三个逻辑是,根据海外市场的经验,在经济高速增长阶段,资本市场不一定会有特别好的表现。而在经济进入中速高质量增长阶段,各个行业的集中度会大幅提高,前三名公司往往占据整个行业70%的利润,行业利润向龙头集中,这些行业龙头会成为长牛股。

  我认为,A股“黄金十年”是优质股票的“黄金十年”,和绩差股无关。未来好公司的股价将不断上涨,而基本面不佳公司的股价原地踏步,甚至退市。

  A股市场有3000多家公司,其中存在着不少好公司。将来,这些好公司的股权会受到各类资金的追捧。我认为,未来十年中国的主要投资机会就在于这些优质公司的股权。

  我一直看好三个投资方向:一是在A股“黄金十年”里最受益的券商股;二是消费股,中国拥有世界级的消费市场,品牌消费品具有长期的投资机会;三是一些真正的科技龙头,目前全球处于第四次科技革命之中,中国一些竞争力强大的科技公司会在未来十年成长起来。(上海证券报)

  鹏华基金王宗合:遵循“二八定律”,精选头部行业优质公司

  今年以来,伴随A股的一路高歌猛进,“股王”贵州茅台也再度向1000元大关发起冲击。

  市场上看好白酒股的基金经理不少,但能做到十几年如一日始终对这个行业不离不弃的可谓凤毛麟角。鹏华基金权益投资二部总经理、权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股债混合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王宗合算是其中一位。

  谈及为何在多年的投资生涯中如此钟情白酒股,王宗合一言以蔽之:“如果在自己的研究框架中发现了最好的投资标的,为什么不去长期持有它?”王宗合表示,遵循“二八定律”,他会首先考虑20%的优秀头部公司集中在哪些行业,再从中挑选最优秀的头部公司进行投资,而白酒就是全市场的头部行业。

  在他看来,将组合集中于某一板块,并非因为偏爱。与尽量控制波动率相比,他更愿意等待头部行业在穿越牛熊周期后所带来的长期复利回报。

  上证报记者:经过多年的投资历练,您有怎样的感悟,投资框架是如何形成的?

  王宗合:如果将全市场的投资策略画成一个二维坐标,竖轴代表长期、中期、短期的基本面,横轴代表市场情绪,那么可以将两个维度之间的范围视为不同的投资策略,比如预期差投资、信息差投资、博弈式投资、趋势投资、GARP策略等。不过,被历史长期验证过的、有规律的、可重复的成功投资理念毕竟是少数。

  查理·芒格说:“如果知道我会死在哪里,那我永远不去那个地方。”所以,做投资首先要知道哪些投资理念、方法、策略会“死人”,会必然失败,哪些不会“死人”、不会失败。我们首先要选择那些被历史长期验证过的有规律的可重复的成功理念去坚守,避开那些大量的没有被验证过的出于自己主观的判断和想法衍生出来的投资策略,那就是容易“死人”的地方。在这种少数成功的方法和理念之上,我们再考虑执行这种方法、理念需要匹配什么样的认知能力、执行力和能力圈;在执行过程中,哪个地方容易“死人”,避开容易“死人”的地方,去获得成功的投资。

  我在投资初期也曾阶段性地尝试过不同的策略,包括自然轮动、解读市场情绪、逆向投资等,之后才逐步形成现在相对成熟的理念。在管理组合时,我的优先策略是选择严格符合巴菲特和芒格选股标准的股票,即高壁垒、ROE可持续性强、有显著复利效应,然后长期持有。

  次优策略是投资三到五年可以看到明确趋势的公司,其中最好还有逆向因子及较好的成长趋势,估值也要足够便宜;如果估值较高,基本面就要足够优秀,我不会在高估值上赌成长。(上海证券报)

  (云水长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