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盈基金辞职事件揭开基金信息披露问题冰山一角

新年伊始,股市迎来开门红,基金净值普遍回升,隆哥在年前推出的《2019年豪赌基金定投怎么样? 附赠四种基金定投法》。有参照此法投资的者应该有所收获。隆哥说团队实盘投资的组合已经取得5.6%的收益。

节后基金圈最热门的一件事就是宝盈基金与原督察长的诉讼,最终以基金公司胜诉结束。隆哥本想梳理该事件与基金表现之间的关系,况且判决书还涉及一段利益输送的情节。可没想到,又让隆哥遇到基金行业潜藏的信息披露不规范的问题。

公募基金信息披露一直都是参照A股上市公司,是指定信息披露,意思是在指定媒体上刊登公司的公告,这是一项强制制度。具有法律约束力,对公告的内容及完整性承担法律责任。

而纸质媒体最大的缺陷是无法快速检索,而在其他非指定媒体上,例如网络媒体及专用工具又不对内容及完整性承担法律责任。因此,隆哥团队研究分析基金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在该基金公司官方网站上查询检索。

就拿宝盈基金的事件来说,在其官方网站检索框中输入“督察长”的关键词,结果只有三份公告,最近的一期是2013年12月23日,而且其官方网站打开速度非常慢。

根据判决书,宝盈基金以孙胜华旷工为由,于2016年2月17日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发送了通知书。这就是说,根据《证券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章的基金临时信息披露规定,“基金管理人的董事长、总经理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基金经理和基金托管人基金托管部门负责人发生变动;”时应该予以公告。

根据规定,基金公告应该在基金管理人网站与指定报刊同步披露。

也许,宝盈基金的公告名称在2013年以后重新规范,隆哥的关键词设置不对,因此,隆哥试着打开第一条公告,惊奇的发现,里面竟然没有内容:

然后,隆哥继续在百度上检索宝盈基金的相关公告,又发现一个问题。早在2013年,中国经济网曾经在刊登了判决书中原告孙胜华的离职公告:

同样的内容在搜狐网站也被检索到。但是,以上内容与判决书中的再职时间矛盾。

判决书中提到,“宝盈基金公司提交的第四份证据《2015-01-01到2016-02-02孙胜华休假、出差表》”在宝盈基金的官方网站上,并没有找到孙胜华离任再次被聘任的信息。

到此,隆哥团队已经无法复原基宝盈基金与孙胜华的案件原委,宝盈基金官方网站的信息披露不充分,网站实用性问题阻碍基民了解基金及公司的真实情况。这也违背了基金信息披露制度设立的初衷。

作为基金研究团队,法定基金信息披露是隆哥说等民间机构的研究分析基础。但是,基金公司在信息披露管理上存在随意性,这阻碍了基金行业的发展。基民无法获得充足的、公开的,具有法律责任的信息,无法对投资进行分析和判断,而完全依靠营销来左右基民的投资行为是不道德的,也是不合规的。

其时,宝盈基金的信息披露的问题并非其一家公司的个案,其他基金公司官方网站都出现过:信息披露不及时;公告丢失、遗漏;公告名称随意,负面信息与正面信息合并披露等现象,甚至还有基金公司把信息披露底稿当成正稿发布的情况。

在隆哥从业的10多年中,各种信息披露怪事也是层出不穷。再次,隆哥团队向基金业协会呼吁,尽快建立一个统一的公募基金信息披露平台,严格监管基金公司官方网站的信息披露行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